沂蒙手艺人④|胡发科:一个拓包拓古今

··

  开栏语:在这个快节奏的世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能够沉下性子、静下心来,做着自己的手艺活,他们雕琢着时光,也雕琢着自己,他们精于一业娴于一技,被称为“手艺人”。他们并不被每个人看见,却对传统手艺的传承发展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大众网·海报新闻特别策划“沂蒙手艺人”,带您走近TA的“守艺”世界。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黄孟娜 李梅 临沂报道

  从临沂市区出发,向北大约20公里,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就来到位于兰山区枣园镇的天泽木文化博物馆,临沂市传拓技艺非遗传承人胡发科工作室,位于博物馆所在的院落内。

  将连史纸轻轻覆盖在一块木雕花板上,用水润湿,打刷捶打纸张紧贴木雕花板,待纸干到八九分,再用沾了墨的拓包均匀地拍打……一番操作后,木雕花板上的树叶、枝干、石榴等图案一一浮现在连史纸上。“福禄寿喜财,仁义礼智信”,这些寄托了古人对美好生活向往和追求的内容,是30多年来胡发科传拓的主要对象。

  接过爷爷的接力棒   “痴迷一事,处处皆为所用”

  “爷爷之前开了个文房四宝店,在外边看到好的字,便会拓一些字帖放在店里卖。”胡发科接受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采访说,受爷爷影响,加上家里有现成的工具,十几岁的胡发科出于好奇或者为了打发时间,开始学着爷爷的样子拓家里的老物件。“当时是无意识地拓,存在着墨色不均匀、立体感不强等问题。”

  后来,因为对书法的喜爱,胡发科开始碑拓。“在野外看到石碑上一些好的字,我就拓下来回去仔细研究。”这个过程中,胡发科接过爷爷手里的接力棒,开始正儿八经地传拓,技艺越来越娴熟。

  在胡发科眼里,除了传统的墓碑、青铜器、玉器等,茶壶、钳子、砚台、捡来的木头都是拓的对象,他常说:“痴迷一事,处处皆为所用。”

  “拓片虽然看起来是平面的,但是器物凹凸的立体感、纹路和质感,通过指尖都能在拓片上触摸得到。”胡发科工作室的外边曾有几块木头,被虫子啃食过的纹路,深深吸引着他。他带着工具,在炎热的高温下,一丝不苟地完成了一场和木头的对话,汗流浃背不觉苦,最终他将作品取名为《虫书》。

  传拓过程中,胡发科敢为人先,从人们日常生活着手,经过多次试验后,将红、黑两色同时用在一幅作品中,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套色拓尝试者。“我尝试过多色拓,绿色的树叶、红色的果实、黑色的枝干,但多色彩遮盖了主体,显得杂乱无章。”胡发科说。

  “硬的木板,硬的刀,雕刻出来的图案却如此温婉流动。”胡发科介绍说,近几年,开发出“木雕传拓”这种新的艺术门类,他的木雕花板很多都是从江南一代收回来的,雕刻精细有艺术气息。对图案、纹理、质感的喜爱,是让胡发科着迷传拓的原因之一,他不仅是在传拓,也是在读历史、读文化、读古人的工匠精神。“传拓的时候,就仿佛在与古人对话,他们精细的刀工、精湛的技艺令我动容。”

  传拓路上“三人行”   妻子儿子传技艺

  胡发科的妻子苗玲,三十几年前还没认识胡发科的时候,并不知道传拓是什么,但认识胡发科同时接触了传拓,从此紧紧跟随胡发科走上传拓路。“很多人问我,天天摆弄这些不会觉着枯燥吗?我觉着,喜欢就不会枯燥。同一个图案,每次拓起来的感受都不同。”爱上传拓,苗玲满脑子都是传拓,有时候走在路上看见树上的“疙瘩瘤”,都忍不住把它拓下来。

  胡发科工作室的墙上挂着一幅名为《博古四条屏》的作品,灵感来自妻子苗玲。苗玲在看电视剧《红幡》的时候发现了一幅作品,于是截屏,而后他们从各种木雕花板中寻找到了花瓶、桌椅、剑等相似的元素,通过排列组合创作了新作品。这种灵感碰撞的激情时刻,在他们创作过程中有很多,这是夫妻两个齐心合力的结果,也是传拓带给他们的馈赠。

  胡发科的儿子胡丙宸像他一样,并没有刻意学习过传拓,却在家庭潜移默化地影响下掌握了这门手艺。大二那年,对传拓表现出强烈倾向的他,特地拜师学习了具有难度的全形拓。这种以墨拓作为主要手段,将器物的立体形状复制表现在纸面上的特殊传拓技法,在所有传拓类别中难度最高,需要有一定的美术基础。“这方面儿子比我做得要好。”胡发科骄傲地说。

  儿子胡丙宸今年大四,美术科班出身的他,对传拓有更加丰富的见解:注重光影。胡发科笑称“三人行必有我师”,在传拓过程中他汲取着儿子胡丙宸的经验,改变以往均匀用力的做法,施墨有了轻重缓急、干湿浓淡。高光阴影的渐变中,立体感呼之欲出。

  妻子、儿子这些曾经受胡发科启蒙的传拓人,也在漫长的传拓路上,给予胡发科启迪与帮助。这是一家人的技艺传递,也是几代人的文化传承。他们守望互助,只为将传拓做得越来越好。

  非遗传承在路上  期盼守得“春暖花开”

  胡发科的影响不仅仅限于家人,近几年他借助“非遗进校园”的契机,常常到学校为学生们传授传拓,还特地培养学校老师,以便日常授课。他想让更多的人了解传拓。

  “传拓作为一种非遗最重要的是传承,倘若只是我会,而不让孩子们了解、体验、学习这门技艺,就会后继无人。100个学生当中哪怕有1个感兴趣,或者未来从事相关工作,那我们的非遗传承工作就成功了。”胡发科说。

  学生们按照胡发科教授的步骤、技巧,覆纸、喷水、捶打、施墨,一番操作下来,作品有模有样。胡发科认为,传拓并没有那么难,只要认真练习,做好不是问题。

  除了进校园,参加展会也是让更多人了解传拓的好方式。今年9月份,胡发科参加了第十七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会上来自广东省木雕之乡潮州的参展者,见到他的作品后颇为惊讶,惹不住问他:“这是从木雕花板上拓的吗?上边的图案能拓下来?”看到参展者的反应,胡发科内心有丝丝得意,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木雕花板传拓我们做得比较领先一些。

  目前,胡发科和妻子正在为另一个展览准备作品《凤雀来仪》,这幅由凤凰、花和上百只形态各异的鸟组成的作品,之前花费了他们一个月左右时间才构思创作出来。这次要做一个相同的参加展览。他们要像以前那样,从各种木雕花板上寻找上百只形态各异的鸟的图案,按照布局一个一个拓下来,遇到大的木雕花板还需要小心移动位置……难度不言而喻,但决心也无可撼动。“很多人都对我们的作品很感兴趣,也有人定制作品收藏或者送人。”夫妻俩对未来充满信心。

  胡发科工作室外面的小院即使在冬天也依旧雅观,流水、奇石、树藤……分列其中,胡发科说,待到春暖花开的季节,这里一派繁盛。正如传拓手艺,目前可能并未广为流传,但作为一种传统手艺自有独特的生命力,待时机一到,定能迎来属于它的春天。

责编:李洪鹏
审核:孙贵坤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海报热榜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1998-2021 Dazhong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省互联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加入我们  鲁ICP备090238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