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山东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逄春阶乡野小说《芝镇说》连载之一百零四:“你想赖账,算了卦不拿卦钱?”

2021-10-14 10:04 发布评论:1来源:老逄家自留地

□逄春阶

第八章 弗尼思说

“你想赖账,算了卦不拿卦钱?”

跟在孙松艮后面有两个人,还有三个人忽地从雪堆后面窜出来,一边一个堵住了储藏室。

雷以鬯吓得差点掉了手中的酒葫芦。再抬头,见公冶祥恕被五花大绑,推搡着往前走。

雷以鬯跟上去喊:“大侄子,我大侄子犯了啥事啊?你们这样绑他。”

鬼子和二鬼子都不理他,推着公冶祥恕,到了汽车边上。

公冶祥恕猛回头朝着雷以鬯盯着,两眼像两个烧红的煤球。他朝着雷师父弯下腰,鞠了一躬。大声喊:“雷师父啊,跟俺哥哥说声,我去去就回来!”

雷以鬯的两脚像被焊在了雪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汽车疯了一般不见踪影。

又是一场噩梦吗?不是。满头满脸满身的雪。

就听后面有脚步声,是酱球,酱球手里拿着酒葫芦。

“酒葫芦都拿不住了,你还愣着干啥呢,还不快走!你再等,连你也抓了去。”

雷以鬯瞪酱球一眼。

酱球给他使了一个眼色,低声说:“雷师父,这会儿不是瞪眼的时候,好汉不吃眼前亏。快走!”

酱球说完,跟上二鬼子,跑了。

雷以鬯浑身哆嗦着,端起酒葫芦,猛喝了一口。他腰里揣着的信封像一团火,灼得他肉疼。雪越下越大,还不见公冶祥恕说的那个妇人。这妇人是不是忘了呢?公冶祥恕被抓了,得去找人啊!

“倒霉天。”他自己咕哝了一句,摸摸头,头有点儿烫。踱步到李道士这里讨杯水喝,谁料正碰上李道士伺候高田多长政。更让他惊讶的是,归妹身后站着一个妇人,眉心里一颗红痣,又一睁眼看,这不是请她算卦的那个跟儿媳妇和归妹一个生日时辰的闺女吗?雷以鬯倒抽一口冷气。

他的脑子嗡地一下,头晕目眩。

李道士马上起身,对高田多长政说:“对不起,高田先生。这是芝镇的酒晕子,喝醉了,告罪,告罪!他平时在这里摆摊算卦,算醉卦。大大的良民。”

高田站起来,给雷以鬯鞠了一躬,端着酒杯,笑着说:“老人家您懂《周易》?请落座。”

雷以鬯挺胸抬头,不坐。他直接一步上前,一把抓住了那闺女的一缕头发,那头发是耷拉到腮那儿的,他盯着那眉心,盯着那圆脸,盯着那尖下颌,感到全身一阵战栗,是她!是她!他“啊呀”朝地上猛地一跺脚,破口大骂:

“好你个小娼妇,我终于等到你了,你想赖账,算了卦不拿卦钱?在芝镇,你也不问问爷爷是谁?!”

那妇人正端着盘子,惊讶地抬头:

“雷先生,您认错人了吧?”

“怎么会错,是你说我老不正经,我摸摸你的手咋了?”

雷以鬯把妇人逼到墙角,脸贴着脸,两眼盯着那个眉心里的黑痣。

“雷先生,我……”

疯了一般的雷先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脚踹开里间,把妇人推到屋里,把门关上。

归妹在门外晃,李道士转着圈说:“老雷啊,别干傻事!”屋子里女人在尖叫,雷以鬯好像在扇耳光,摁住了,在撕扯……雷以鬯变了个人一般,尖着嗓子喊:“我老不正经,这可是你说的。我今天就让尝尝什么叫老不正经,我就老不正经一回!”

酒桌上的人愣住了,高田平静地、好奇地伸着脖子,好像饶有趣味地在欣赏一部戏。一直等到那闺女披头散发哭着夺门而出,捂着脸飞快地跑了,高田才满足地点了点头。

雷以鬯的脸被抓破了,血滴在白胡子上,他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大叫:“啊哈,让你尝尝老不正经的滋味!二载相逢,一朝配偶。耳边诉雨意云浓,枕上说山盟海誓……到如今唇上犹香,想起来口内犹甜……”这雷以鬯一脸的猥亵,睁眼看到了高田,转调唱起了《武家坡》:“洞宾曾把牡丹戏,庄子先生三戏妻,秋胡曾调戏罗氏女,薛平贵我调戏自己妻……”

高田站起来叫了声:“好!是条汉子,老骥伏枥!”

李道士低着头,帮雷以鬯提上裤子。

高田的一声“好”,把雷以鬯叫醒了,他挺了挺身子,瞥了归妹一眼。

“八月十五月光明,薛大哥在月下修书文……”高田唱起了《红鬃烈马》中薛平贵的唱段,竟然字正腔圆,有板有眼。

雷以鬯一惊,脑子里一时恍惚了,这是个中国人还是鬼子?是谦谦君子,是妖,还是怪?他头一回见真鬼子,听说鬼子红毛绿眼,看来不对,手有些发抖,抓起酒葫芦大喝了一口,那手还抖。再喝,直喝得手不发抖,才停下。

高田眯着眼问:“敢问先生,《周易》中言酒处有几卦?”

一听到《周易》,雷以鬯底气有了,对高田拱了拱手:“《需》,需于酒食;《坎》,樽酒簋贰;《困》,困于酒食;《未济》,有孚于饮酒。”

高田朝雷以鬯也拱拱手:“佩服老先生,宋儒《吹剑录》说,‘《易》惟四卦言酒,而皆险难时。’现在正是险难之时,可否坐下一叙?”

在芝镇,能跟雷以鬯谈《周易》的没有几个,在鬼子这儿竟然还碰到了,他一拍高田的肩膀,手还没收回,就被高田身后鬼子的刺刀戳到腮上。

雷以鬯一抹脸,手上沾了血,他朝着鬼子的刺刀就迎了上去。高田两道剑眉立时竖起来,一挥手,刺刀后退了。

雷以鬯看到了高田那圆鼓鼓脑袋上的两道寒光。

(刊头题字:逄春伟)

来源:大众报业·农村大众客户端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