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线上找活调查:不会用智能手机、招工信息更新不及时、交费打水漂……

··

记者:解强民 吴军林 编辑:辛振东 王磊 樊思思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吴军林 解强民 济南报道

  近几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在济南二环西路和经六路路口的农民工市场采访发现,这里仍维持着一种“原生态”的招工方式——工头到现场招工,待工者问清工资和工作内容,合适即走。来得越早,找到工作的几率越高。清晨5-7点是招揽高峰,这就意味着他们要在凌晨4点多甚至更早就要从住处出发,但等待三四个小时仍没合适工作的情况也不鲜见。

  前来寻找零工机会的人员年龄普遍在50岁左右,极依赖这种“原生态”的方式,以时间换机会。对他们来说,如欲转型从线上找工作,则要面对不会用智能手机、招工APP信息更新不及时、交费打水漂等“拦路虎”。

二环西路和经六路路口的务工群体

  线上揽活困境

  5月25日早上,在二环西路和经六路路口,一些待工者百无聊赖地摆弄手机、播放音乐。李峰的老年机显得很另类,他已年过60岁,对他来说,手机只意味着接打电话。24日他找到了摞方木的零活,但25日就不是很顺利,直到8:30他还没找到活。李峰压根没想过通过手机软件找活,“不会使啊。”

李峰未使用智能手机

  54岁的张利被现场的工友调侃说看起来年轻,不像50多岁的人。但年轻的他,从没下载过招工软件找工作。“我不用这繁琐的。”他说。

  胡松在旁边附和,“年龄大了,就不想学着下了。”

魏强(左)和工友

  记者采访了解到,不少工友的手机装载或曾使用过一款名为鱼泡网的招工软件。但他们对它的评价并不高。

  记者25日采访时,孙勇正坐在路边尝试通过鱼泡网找零工,每查看一个完整的招工电话就要1个积分,1个积分的花费在1元左右,这根据充值金额的不同有不同的优惠。“打了四五个电话,都说招满了。”孙勇还在继续翻看手机。

  孔祥文也告诉记者,如果刚发布招工信息就打过去,还有可能找到工作。过了1个小时,“那就白搭了。”

  在孔祥文看来,招工者招满人,就该马上把招工信息撤掉,以免后面的人浪费积分钱。

  更无奈的是,有时花了钱查看到招工者的电话,却打不通。孔祥文和一旁的马刚都有类似经历。发现找工作无效后,孔祥文就把软件卸载了。

  周元也有同样的质疑。他曾让工友帮忙下载了鱼泡网,看到收费,就卸载了,“应该让我们多试试再收费,这还没经验呢,就先要钱后找活儿。”

  吕唐也是如此,“一看要充钱,直接删了。”他宁肯从微信群找活,看到电话就直接联系。

  5月26日,记者下载鱼泡网发现,通过手机号在该软件注册后,有1次免费查看招工电话的机会。如欲继续查看其他招工电话,可通过邀请好友注册鱼泡网获得积分,每邀请1位好友获2个积分,可免费查看2个电话。充值获积分的价格如下:20元/15积分,29元/30积分,50元/66积分,199元/300积分,1000元/1600积分。这就意味着,查看单个电话的价格从0.62元到1.33元不等。

鱼泡网查看招工电话需用积分

  华为应用市场显示,鱼泡网有1亿次安装,评分2.4分。

  专家观点: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结合 帮农民工线上揽活

  招工平台的预收费模式,并非鱼泡网独有。记者下载了一些工友使用的另一款名为吉工家的APP发现,注册之初,平台赠送2个开工豆,可查看2个招工电话。后续则需充值购买开工豆,价格是:29元/30个开工豆,59元/79个开工豆,99元/139个开工豆,199元/300个开工豆。这就意味着每个招工电话号码值0.66元到0.97元。

吉工家的开工豆需付费购买

  吉工家在华为应用市场有7324万次安装,评分2.7分。

  记者还随机下载了其他招工类APP试用。今日招工APP和鱼泡网一样,查看招工电话需用积分,积分需充值购买;众工在线APP同样如此;名为易招工Pro的APP要开通会员才能查看招工信息,普通会员99元/年,每天免费查看/发布10次,一年总计100次,高级会员398元/年,每天免费查看/发布30次,一年总计500次。

  针对上述情况,山东社会科学院政策研究室副研究员孙晶接受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采访表示,市场自由竞争条件下,平台完全可以甚至应当对求职务工用户进行后收费,也就是有效务工后再收费。平台预收费,无外乎担心成交之后被甩开,但这个思路,可能是没有理清平台商业模式的体现,有些“短视”。各类平台鲜有在成立初期向用户收费成功者。原因在于,平台预收费的愿望必须与其现实服务能力相匹配,只有扎实提高平台服务能力,为客户创造了价值,增强了客户粘度,享有较高的社会知名度、美誉度和市场占有率,才有可能实现预收费或者会员制收费。当前,同类平台数量众多,但缺乏服务能力、市场认可度和占有率特别突出的平台,竞争的焦点没有明确,核心能力尚未建立,预收费的商业逻辑难以成立。

走在路上的农民工

  孙晶进一步说,政府部门应做好宣传,告诉工友,不要轻易预交费用以及哪些平台不需要预交费,还可以实行红黑名单制度,对信息更新不及时、虚假信息等做出警告、公示,直至处罚。

  对于记者采访发现的工友普遍存在对使用智能手机的畏难心理。孙晶说,职能部门在进行职业技能培训时,既应做好职业能力培训,还要做好互联网接单能力的培训,教他们学会求职应聘、劳务分包、零工等接单类平台和软件的使用。

  孙晶说,政府有进行基础教育和普及扩散知识的职责,除了“亲力亲为”,还可尝试充分利用社会力量、市场力量,拿出少量促进就业资金,制定特定内容宣传打赏规则,在微信、快手、抖音等平台组织评比、竞赛,撬动自带流量的自媒体,对农民工群体进行辅导、培训。

务工者上前围住招聘者打听招工信息

  事实上,在50岁左右的农民工群体面临数字鸿沟这件事上,或许应更乐观些。记者采访时,魏强和他的工友表示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在网上找工作,但他们每天通过微信扫码使用共享单车,从租住的地方骑行20多分钟赶到农民工市场。“以前不会,学了之后会了。”魏强语气中透出一种“这很简单”的味道。

  山东省农民工维权工作站公益律师、山东舜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永飞提醒,农民工群体线上找工作时应注意提高辨别能力,防范诈骗。职能部门对平台加强监管的同时,平台应当对发布招工信息者进行基本信息的核实,比如注册时提供工商登记信息,或者工头提供身份信息。

  孙晶也提到,职能部门应注意对农民工线上招工平台的监管,对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依规处罚,公开披露监管、处罚信息,促进市场优胜劣汰。同时,平台应按照法律法规和规范的格式合同,制定、公开在线交易、监管、争议解决流程,利用预设智能程序及时、规范地解决争议,仍有异议的可由平台系统自动组织用户网络评审,使最终需要客服人工协调或判别的,以及接入监管平台的比例,降到极低水平。

  孙晶认为,规避虚假信息和信息更新不及时,处理争议和纠纷的能力,是体现平台服务、监管能力,并与同行展开良性竞争的重要举措。

  “信息技术有巨大的溢出价值,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本身是非常有前途的就业促进方式。促进就业,是特别需要政府正确发挥作用的领域,将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结合,需要政府努力普及教育,扩散知识,消除市场信息不对称性,有效规制不正当竞争,从而维护市场的良性竞争秩序,促进优胜劣汰。”孙晶说。

  (文中李峰、魏强、张利、胡松、孙勇、马刚、周元、吕唐为化名)

责编:王云峰
审核:辛 然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海报热榜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1998-2021 Dazhong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省互联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加入我们  鲁ICP备090238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