逄春阶乡野小说《芝镇说(二)》连载(84)|“你啥时成了绿林好汉了?”

··

□逄春阶

第六章 六爷爷被绑票

“你啥时成了绿林好汉了?”

吴大杆子手里攥着棉槐条子。蹲在地上的一个浪人就问:“酒篓咋用桑皮纸糊呢?”

棉槐条子是编酒篓用的,吴大杆子捋顺了,开口道:“桑皮纸柔软,韧性啊,桑树跟酒有关。在玉皇阁后面正中栽着一棵桑树,我说的玉皇阁不是现在的玉皇阁,是老早老早的玉皇阁,现在的不知翻修几次了。那桑树呢,也说不上是哪个年代了,反正比碾砣子还粗好几倍。树老空心,围着桑树住的几户人家,把馊了的剩菜剩饭倒在树洞里,日积月累,树洞就满了,加上年年雨雪,这些馊了的东西化成水溢出来,一股火辣辣的香味绕着桑树在飘,有人就用瓢舀了一点尝尝,一尝不要紧,飘飘欲仙,越尝越上瘾,这就是最早的酒啊,你看这酒跟桑树是不是有关?酒篓内里要糊桑皮纸,糊一层,涂一层血料,再糊一层,涂一层血料,得糊七八层呢。酒盛在桑皮纸糊的酒篓里,是不是还是被桑树包着啊。酒亲桑,桑亲酒!”

什么是血料?

弗尼思对我说,这是芝镇酒篓的独特做法,是先把凝固了的猪血块搓成细末,过箩筛再加水成浆,再调好生石灰水(生石灰与水反应后也过箩筛),将血浆与石灰水按一定比例掺和在一起,搅匀后进行发酵。

我大爷和四大爷这次不是来听吴大杆子的瞎话的,他们是来请教的,就试探着引导吴大杆子说他用酒篓装土匪的事儿。

“我担着酒篓进了寨子,我说是来换酒的,两瓢酒先把那把门的迷倒了,进了那大当家的上房。他抱着酒葫芦在打盹呢,我心下是,我让你喝个够!迷迷瞪瞪地,我把他塞进酒篓,大摇大摆地走出了门。挑到半路上,就听到酒篓里的大当家的在扑棱,我放下担子,把酒篓揭开,大当家的大口喘着气。喊着:‘可过瘾了,喝够了。’我说空酒篓啊。又把他摁进了酒篓。他是彻底服了。”

四大爷公冶令棋惊讶地问:“酒篓里有酒吗?”

我大爷说:“是空酒篓。”

我大爷晚年跟我讲过,鬼子来的头一年秋,吴大杆子家里请四里八乡的酒篓匠来喝酒,客人都来了,他不去烧锅上取酒,倒是担着一对空酒篓到了浯河边上,担杖都不离肩,在河边上一站,身子一歪,一摆,左边的酒篓满了水,又一摆,右边的酒篓满了水,担回家。在大门楼底下,蒙上红绸子,菜也端上来,搬起酒篓倒酒,里面不是浯河水吗?怎么成了酒呢。酒篓匠们目瞪口呆。

吴大杆子说:“陈年的酒篓,见水就是酒,何况浯河水,浯河水本身就有度数!”

我大爷和四大爷从吴大杆子那里回来,思量再三,还是放弃了用酒篓装我六爷爷的绑架计划,怕六爷爷在酒篓里真醉坏了。

吴大杆子的儿子吴戏国当过我的芝镇联中的语文老师,有一年正月我去拜访他,说起他父亲编酒篓的事儿:抗战拉锯,他父亲把酒篓弄成夹层,把从岛城弄到的盘尼西林(青霉素)、药棉、绷带等医药用品和钢笔、电池、蜡烛、煤油等日用品,藏在酒篓底下,一批批从这里运往西山里,还有雄黄,造军火的。有次我七爷爷公冶祥恕(后改名弋恕)跑青岛去贩烧酒,通过亲戚关系买回了不少纸张。买和运都很机密,当时吴大杆子不了解买那么好的纸到底作何用,后来才知道是运到解放区的“北海银行”去印制了钞票。

我大爷和四大爷自以为做得很秘密,其实得到六爷爷被绑架的消息,我爷爷公冶祥仁就看出了针线。他从绑票的笔迹上看出了端倪,那是李子鱼的手迹,李子鱼习练的是颜体,中锋笔法,横画略细,竖画、点、撇与捺略粗,这绑票很别致,竟然还盖着一个闲章,篆字“芝镇粪叟”。我爷爷记得,有一年李子鱼在芝镇举办个人书法展,他用上茅房的草纸印请柬,李子鱼自号“腊条粪篮子”。

我爷爷连夜敲开余生祥酒楼的大门。李子鱼还在练字,见是我爷爷,忙笑笑说:“公冶大夫,这么晚怎么来了?”

我爷爷装作愤怒地说:“你啥时成了绿林好汉了?”

李子鱼赶紧作揖,说:“公冶大夫,不是我出的主意,是贤侄们自己想出来的,让我代笔。”

“你可把我公冶家的老老小小吓个半死啊!”

“国难当头,救……亡……图……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对贤侄很是佩服。”

“你这绑票也太不专业,还盖着戳。”

“哈哈,这叫坐不改名,行不改姓,明人不做暗事。”李子鱼说。

说话间,李子鱼安排摆上了菜和酒。爷爷放松了心情,竟然喝醉了。

没了辫子的六爷爷回来,一脸疲惫,嘴上起了燎泡。让他痛心的,除了钱,还有他的那根垂了五十年的大辫子。被齐生生地剪下辫子时,他觉得后脑勺好像被剜了个大窟窿,族长的分量轻了不少,在公冶家族里也少了些尊严。

我大爷和四大爷在浯河岸边等着接六爷爷,没人的时候,捂嘴笑了一笑。四大爷见了六爷爷显得格外亲热。六嬷嬷还没见到六爷爷,早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绑架”把六爷爷“绑”醒了,我大爷和四大爷在祠堂里印传单,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日本人让他当镇中医会会长,他一口回绝。但他到死也不知绑架他的是他的儿子和侄子,或许知道,他只是不说。六爷爷享年七十三。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海报热榜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1998-2021 Dazhong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省互联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加入我们  鲁ICP备090238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