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山东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外卖骑手为你我送餐,他们在哪儿吃饭?

2021-10-18 06:56 发布评论:57来源:工人日报

  近年来,伴随着平台经济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劳动者尝试在平台谋生。外卖骑手、快递小哥、网约车司机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数量大幅增加。他们为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让你我动动指尖、足不出户即可坐享诸多服务。

  这些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在大城市忙碌奔波的同时,我们不禁思考,背井离乡的他们过得好吗?为我们送餐,他们在哪里吃饭?帮我们把东西配送到家,他们的家在哪儿?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在城市打拼,生病了受伤了怎么办?

  近日,《工人日报》记者在北京、深圳、成都、杭州、南京、武汉、长沙、郑州等地,走访数位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探寻他们如何就餐、居住和就医。从今天起,本版推出《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生存实录》系列报道,敬请关注。期待在城市里努力奋斗的他们都能被温柔以待。

  ——编者

  接单、取餐、送餐,外卖骑手是一个与“餐”打交道的职业。每到餐点,他们穿梭在大街小巷,奔忙于楼宇之间,争分夺秒地为人们送去热气腾腾的餐食。

  然而,他们在哪儿吃饭?《工人日报》记者在北京、深圳、成都等地,实地探访外卖骑手的生活,体味送餐路上的酸甜苦辣……

  北京骑手:

  便宜的饭馆不好找,等单时路边吃

  9月24日10点,北京阴雨连绵,北三环环球贸易中心旁的街道上,韩雷强结束了早餐时段的外卖派送,他把电动车停在路边,准备吃早饭。趁雨势渐小,他赶紧拿出一杯豆浆,仰起头大口喝着,热腾腾的蒸汽让眼镜上起了雾,由于喝得有点急,雨衣上也被溅上了豆浆。他顾不上太多,一边喝着,一边拿出两个烧饼充饥。

  这顿早饭,花了9.5元。

  “北京太大了,便宜的饭馆不好找,而且离接单、送餐的地方都远。我经常是路过哪儿随便买点儿打包,在路边边等单边吃。”韩雷强当了6年的骑手,近来由于单价下降,他从早餐开始接单。和记者说话的间隙,新单派到,他把大半个烧饼塞进嘴里,飞驰而去。

  13点30分,和韩雷强同跑和平里片区的孟军正准备收工吃饭,突然接到顾客的电话:送来的面条只有汤,没有面。他马上联系商家,又送了一份过去。14点30分,派单少了,他得空琢磨自己的午饭。在一家连锁快餐店,他点了一份酸菜鱼,骑手优惠价11.5元,米饭可以续,管饱。

  记者在北京走访发现,因“没时间,怕耽误接单”,不少外卖骑手没时间吃早饭,至于午饭和晚饭,即使吃饭,也只能错峰就餐。而在就餐地点上,骑手们食无定所,除了有优惠套餐的商家、价格低廉的小店,他们很多人是在路边吃外卖。

  负责热门商圈的外卖骑手们对此感受颇深。为多接单,一些骑手就连吃饭时也在盯着手机。“有时我就随便买点,直接在餐箱上吃。”负责金融街片区的骑手庞庆隆虽做骑手不足1年,但已数次进入骑手跑单量排行榜前列,8月份他共配送2585单,跑单量位列所在片区的第3名。

  20点45分,晚高峰结束后,庞庆隆来到西单一家商场楼下。“这附近都很贵,这家商场还算是相对平价的了。”他摘下头盔,点了一份牛肉面,这是一天中难得的放松时刻。距离他上一顿饭也就是早餐,已过去了近12小时。记者看到,此时已过订餐高峰期,许多骑手在这里进进出出。

  深圳骑手:

  随时等待接单、吃饭不敢跑远

  9月24日13点30分,深圳市龙岗区一处写字楼旁,白领们吃完午餐匆匆赶回办公室,外卖骑手陈佐接到一份订单,从龙华区民治街道送到龙岗区坂田街道,4公里,全程半小时。紧赶慢赶,总算在规定时间内送单后,陈佐已是饥肠辘辘,便在路边快餐店里解决了午餐。

  “我每天从7点开始送餐,扛到13点30分吃午餐。”当天,陈佐点了两荤两素,13元,米饭任意吃。他端着菜盘坐下,头盔都没来得及取下,嘬了口汤,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之所以选择自选快餐,陈佐说,一来是实惠,二来可快速就餐。

  陈佐在龙华区送餐3年,每天送餐近40单。“有时不到12点,就已饿得不行,跟站长打声招呼,赶紧找家快餐店吃饭。”陈佐说,这种情况要快吃,不敢耽误太长时间,一有订单得赶紧出发。

  龙华区大型商超壹方天地是外卖骑手扎堆等单的地方。平时,他们大多捧着手机,跨坐在电动车上,时不时聊两句,更多时间是留意着手机里有没有接单提醒。

  壹方天地餐饮门店众多。骑手方立文每天有一半的单,是在这里取餐。平时吃饭,他不敢跑远,一般选择附近便宜的地方。因喜欢吃面食,方立文经常去一家牛肉面馆,一碗面10元左右。有时,他会到商超里点份面食改善伙食,但价格却翻了两倍。

  相较于龙华区,南山区、福田区高楼林立,骑手用餐成本更高。9月22日午后,记者在此走访,见到不少刚送完餐的外卖骑手在小餐馆里吃饭。一位外卖骑手告诉记者,附近有几家公益性的食堂,骑手就餐可享优惠价,可食堂运营时间一般是11点30分到13点30分,这段时间他们正忙着送餐,没时间过去用餐,他希望食堂能延长就餐时间。

  成都骑手:

  15点才吃上午饭

  “15点我去晶融汇吃饭,咱们在那里见!”电话那头,赵明阳简单与记者约定了受访时间和地点,便继续投入到紧张的送餐中。对外卖骑手而言,时间就是金钱。常常是过了饭点儿,他们才有时间吃饭。

  在美食之都成都,外卖送餐行业活跃度高。赵明阳的业务片区为春熙路附近、以太古里为中心的5公里范围内。这里是成都最繁华的商圈。成为外卖骑手的两年时间里,他绕着这个“圈”完成了19480个订单,累计里程29839公里。

  记者跟随赵明阳来到了晶融汇购物中心,自动门缓缓拉开,工作人员熟络地打着招呼,赵明阳点头致意,并笑着对记者说:“都是老朋友了,每月我基本有25天在这里吃饭。”

  “在这里送餐、用餐,业务量和收入一定很可观吧?”记者问道。

  “我业绩最好的一天跑了80多单,工作了12个小时,收入约400元,不过这种情况极少。”赵明阳介绍,春熙路附近骑手多,虽然点餐量大,但优势并不明显,大家的月收入在6000元左右,只有少数骑手月入过万元。

  说话间,赵明阳带着记者来到了用餐点,这是一家连锁自助快餐厅,宽敞明亮、环境整洁、菜品丰富。

  由于早已过了用餐时间,顾客稀少,这让几位聚在这里吃饭的外卖骑手格外显眼。赵明阳选了3份炒菜,称重后花了10元,米饭不限,饮料免费畅饮。

  原来,为保障全时段外卖配送,送餐平台对骑手实行轮时值班制度,这意味着很多人无法按时吃饭。一些平台合作商家便主动为骑手们提供用餐折扣和休息场所。赵明阳说,如今有类似优惠的餐饮店还有很多。

  “送餐很辛苦,但我们也常常收获温暖。”赵明阳介绍,如今平台公司越来越重视骑手的职业健康,工会部门也为他们搭建了户外休息的驿站。他和同事们愈发觉得骑手的职业行头很耀眼。为在送餐时令人印象深刻,一些送餐员还在安全帽上粘上马尾辫和可爱的触角。

  “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奔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看人群熙熙攘攘、车来车往,每一天都充满了活力!”为方便工作,赵明阳和两个同事在春熙路附近合租了一套老旧房,他们不太奢望在繁华都市买房置业,但愿意为了这个目标努力拼、努力闯。

  (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责编:石慧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