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手造潍坊篇|中国丝绸百花园中一朵瑰丽的奇葩

··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范素娟 实习生 王晟睿 通讯员 谭冉 潍坊报道

  “飞梭日日到黄昏,生花妙手织柳绸”。这副场景描述的是昔日昌邑市柳疃镇农村家家户户织绸的情景。丝绸是历史文明的结晶,是扮靓人类的彩霞,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昌邑柳疃丝绸是中国丝绸百花园中一朵瑰丽的奇葩。昌邑是历史上著名的丝绸古镇,由于其丝织业多集中在柳疃一带,因此外地人多称昌邑丝绸为柳疃丝绸即“柳绸”。清末民初,柳绸发展进入兴盛时期,产品畅销海内外,“丝绸之乡”美名也随之远扬。因此,丝绸之路上有它靓丽的身影,我国丝绸史上有它浓墨重彩的篇章。

  斗转星移,繁华落尽,尽管传统的昌邑丝绸生产工艺精湛,技艺严谨,但也难逃被机械化、市场化淹没的命运,渐渐衰落,随着时间的推移,经过多年的工作和学习,身为柳疃丝绸技艺第八代传承人的魏耀琳掌握了丝绸制作的各种工艺。到2002年,昌邑丝绸厂变更为华裕丝绸有限公司,魏耀琳担任董事长。此时的魏耀琳发现,柳疃传统的丝绸织艺已经开始面临后继无人,技艺流失的尴尬局面,魏耀琳觉得,自己今生既然选择了丝绸行业,并且在这个行业里也做出了一定的成绩,自己就有责任把这项传统丝绸技艺保护好,传承好。对于魏耀琳而言,传承不只是情怀,更是一种责任。在快速发展的今天,魏耀琳一直都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以传承丝绸为己任”的目标。

  传统的柳疃丝绸,与中国的家蚕绸不同,是特指用野生的柞蚕丝为原料织造的茧绸。山东东部山区自古以来盛产野蚕,但从汉代到明代一直未能得到有效的利用。明代末年,随着社会的发展,山茧的价值逐步被发现,茧绸的织造由之出现。明万历年间的《莱州府志》的货物类就有了“山茧绸”的记载。但因为当时的社会经济结构的原因,山茧绸的发展和传播异常的缓慢。近代栖霞人孙钟《山茧辑略》载:“山茧之用,自汉至明,谓之祥瑞,终未能畅行,降至清初,文明日启,齐东一带,乡间有以此制线代布者。”就是对这一史实的真实描述。

  柳疃丝绸的原料最初来源于胶东半岛的牟平、海阳、栖霞、莱阳和鲁中南山区的日照、诸城、莒县、沂水等地山区,后来辽东半岛的柞茧也源源运来。清朝道光年间,柳疃的丝织业日益兴盛,其茧绸品种逐渐增多,质量不断改进。当时织出的名牌产品就有南山府绸、明丝绸、老宽绸二十码、五十码、大黄绸、小黄绸、一六绸等,这些品种用料精良,配丝合理,美观大方,朴实耐用,深受商人和用户欢迎。他们根据市场需要,又进一步完善工艺、漂炼压光后,使柳疃丝绸外观美丽,手感柔软,穿着舒适。在此同时,织造业主还利用染布工艺,开始了丝绸的印染。1845年,瓦城的赵连运首先来柳疃开设了“福盛店”茧庄(复兴店前身龙池的齐恩明也开设了“广盛店”。时隔不久“双盛合”、“公聚栈”、“合盛栈”等十几处丝绸商号相继开设营业,柳疃丝绸商号如雨后春笋发展起来。

  到清末民初,柳疃柞丝绸业发展到了鼎盛时期。此时以柳疃为中心的数百个村庄,几乎家家织机声,村村有半屋(半地下室机房)。这时胶济铁路修起,内陆与沿海诸港口的沟通,使胶鲁接壤腹地的柳疃成了一个繁荣商埠,各地的商人云集而来。清代王元《野蚕录》对当时柳疃的繁荣有着详细的记述:“今之茧绸,以莱为盛,莱之昌邑柳疃集,为丝业菩萃之区,机户如林,商贾骈陛,茧绸之名溢于四远。除各直省外,至于新疆、回疆、前后藏、内外蒙古,裨贩络绎不绝于道,镳车之来,十数里衔尾相接。”可见当时柳疃已经成为衔接我省各地经济的枢纽之地。

  民国时期,柳疃镇已成为山东山茧绸的主要生产基地。1916年,柳疃商务会在街北小龙河上,竖有“万善同归”石碑,仅碑阴所刻捐款的商号、炼房、店铺就有一百四十余家,足见当时柳疃丝业的发达和商贸的兴旺。1933年版《现代中国实业志》载:“山东主要产绸产地,为昌邑、栖霞、牟平等县,均共有织机六七千架,每年织苗绸一百余万匹,全省总产量约达一百五十余万匹,约占全国茧绸总产量百分之八十。”另,民国二十一年《胶济铁路经济调查资料汇编》载:昌邑)织绸木机在前十数年繁盛时期,约有一万余架,工作人员数达十万左右,出品约六十万匹,总值约四百万元。”可见昌邑所产又占此百分之八十的百分之六十还要多。此时期,柳疃丝绸畅销本省,也销往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同时还远销亚欧诸国。一些当年在异国背绸包袱的华侨说:“在国外向家乡写信,地址只写中国柳疃即能邮寄到家。”

  茧绸的织绸机具与工艺与传统家蚕绸的机具基本相同,纺织机具分主机和附机。

  主机:历史上用脚蹬手扔小木机,也叫扔梭木织机。主要部件:机楼子、黄瓜、压轴、盛筐、蚂蚱腿、倒桩、将军轴、元宝轴、座板、机身、盛匙子、小压刀、幅张、脚踏板、机耳子、比廷、梭等。用这种机织绸,一般5至6天可织50码老宽绸一匹,快者4天一匹。扔梭木织机一直沿用至1957年。

  附机:人力织绸,附机简陋。可分籰子、撑撑、牵床、拧穗车、打毂辘车等部分。络籰子,过去一直是人工手摇撑撑车进行绾丝,几百年来无改进。

  工序:人力织绸,主要经过配丝、药丝、漂丝、络丝、牵机、刷机、作穗、织造等工序。配丝,把丝线进行调配顺色,使丝粗细和色泽大体一致。药丝和漂丝,把调配好的丝放在药缸中浸泡,再拧净晒干,缕好。络丝,把丝轱辘在撑撑上,再均匀地摇在籰子上。牵机,按经的总头数把丝牵在一起,到一定长度再拾绞。刷机,给牵好的经线上浆。作穗,把纬丝拧成穗子或打成伊梏。上述完毕,即可上机,经纬交织成绸。织绸要把好三关:一绞口(开绞),二水口(穗子的干湿度),三饭口(松紧)。几百年来,柳疃织绸的经验:“不织稀,不织欠,不积底漏和反线”、“大成色,好边道,底漏差梭也不要”。

  从发展、兴盛到衰落,柳疃丝绸经历了约二百余年的风雨。新中国成立以后,在党和政府的重视下,传统的柳疃丝绸重新获得了新生,延续至今,仍旧焕发着熠熠的光彩。

责编:焦 雪
审核:刘贝贝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海报热榜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1998-2021 Dazhong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省互联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加入我们  鲁ICP备090238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