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网购毒蛇被咬致死,父母索赔150万,法院判了

··

  近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布了一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件的民事一审判决书。

  案件详情为,2018年6月,陕西渭南,转转平台名为“依某”的女孩通过平台联系邵某,先后两次购买银环蛇。

  7月,依某被银环蛇咬伤,其母亲齐某将她送至医院治疗,后经评估为脑死亡,依某被接回,在家中去世。

  依某父母故起诉转转平台、银环蛇卖方邵某、杨某、王某三人以及申通、百世两家快递公司,要求赔偿150万余元等。

  法院认为,根据“如无则不”的判断标准,如果银环蛇未交付给依某,则其不会遭受银环蛇咬伤的损害结果。六被告与依某损害后果之间均存在事实上的因果关系等。

  最终,裁判结果为:六被告共计赔偿约33.69万元。其中银环蛇卖方三人赔偿约25.27万元,转转公司赔偿约3.37万元,两家快递公司赔偿约5.05万元。

  家长认为

  网购平台卖家及物流均有责

  提起女儿的不幸,依某母亲说,女儿最近几年热衷于饲养小狗、小鸟、小兔等宠物,曾想开宠物店,但父母考虑到女儿没有经验就拒绝了,女儿还摆过一周的地摊卖宠物。

  “银环蛇是什么时候买的我们都不知道。(2018年)7月9日下午6时53分,我在家中一楼接到娃的电话,说她被蛇咬了。”依某母亲说,自己急忙上到二楼女儿的房间,简单问了情况急忙送医。后来从女儿手机上得知是买来的银环蛇,连夜寻找银环蛇血清,但注射后情况没有改善。担心蛇威胁他人安全,丈夫又连夜在家中寻找,但没找到。据华州区林业局发布的信息,随后,死亡的银环蛇在菜市场垃圾中被搜查队找到。

  7月17日凌晨5时许,依某出现高烧、心律忽快忽慢等症状,随后不幸身亡。

  事发后,亲友查看依某手机发现,银环蛇是通过一款手机App从一王姓男子处买的,对方在该平台并未实名认证。依某母亲说:“我也看了女儿和卖家的聊天记录,对方说过银环蛇有毒,且毒性很大,接触时要戴手套。”

  她说,亲友后来又以买家名义与对方聊天,对方称有银环蛇,可以发快递。加了对方微信后,对方还发朋友圈说“一个买我银环蛇谎称回家泡酒的妹子把银环蛇当宠物玩,结果被咬,现在生命垂危,希望没有饲养毒蛇经验的朋友不要找我拿毒蛇……”

  依某母亲认为,女儿购买银环蛇被咬中毒身亡,自身应该承担责任。但网购平台、卖家以及百世快递也都有责任,“平台监管不到位,才出现了对方能卖、我女儿能买,如果这条有毒的银环蛇不让在平台上卖,就不会出现这种事。”她说,卖家明知银环蛇是有剧毒的动物,就不应该销售。如果快递公司能按照要求查验,并按照规定停止寄送,这条银环蛇也不会到女儿手上。

资料图:消防员接到求助,到居民家中抓捕银环蛇。来源:铜仁消防视频截图

  关联方不“无辜”

  据新京报报道,对于此类案件,平台方最常见的辩词是,我只是个中介,交易是买卖双方自行达成的;卖方最常见的辩词是,我又没有强买强卖,而且尽到了提醒义务;快递企业最常见的辩词是,我只负责运输,从外观看不出运送物品是否违禁。

  然而,正如法院所援引的“如无则不”判断标准,在整个事件中,没有一个关联方是无辜的。

  银环蛇系我国三有保护野生动物。邵某等人的网络出售行为,直接违反了《野生动物保护法》《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出售方的责任最无争议,且不因卖方向买方提示了风险,其违法出售的责任就能免除。

  平台为两次网购提供了线上交易平台和服务,平台的确是中介和载体,但邵某在平台堂而皇之上架带有“银环蛇”“未去毒”等高度敏感字眼且附有银环蛇图片的出售信息。且不说已达成交易,只要有这样的销售信息存在,都是平台审查失职。

  快递企业在两组交易中,均实施了接收装有银环蛇的包裹、进行运输并向杨某某投递的行为。也正因为快递企业只送不审或至少未有效审验,才使违法交易银环蛇形成了完整闭环。依《邮政法》《快递暂行条例》《禁止寄递物品管理规定》等相关规定,快递企业建立、执行收件验视制度,既是为了应对快递过程中已知、未知的不合理危险,更是其法定义务。

  综合事实和法律,法院认定六被告在两组交易中分别实施银环蛇网络交易服务、出售、交邮、运输、投递的不法行为均有过失,具有可归责性,应承担侵权责任。

责编:姜晖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海报热榜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1998-2021 Dazhong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省互联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加入我们  鲁ICP备090238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