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一线丨济南阳性、密接人员转运揭秘:40个车组昼夜不停 119应急增援120驾驶员

··

记者:吕乐 吴军林 编辑:赵洪栋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吴军林 吕乐 济南报道

  每天,24小时,张继鹏和同事马帅克两人要接听、拨打千余通电话,调度济南核酸阳性人员和密接人员的转运工作。

  张继鹏、马帅克是济南市急救中心调度部调度员。4月8日至今,他们和济南市急救网络成员单位抽调出来的人员入住天桥区的一家酒店,吃住在此,工作在此,闭环管理,执行转运任务。

  40辆救护车,80位车组人员,穿梭于历下区、市中区、槐荫区、天桥区、历城区、高新区和南部山区,日均出诊300-400车次,昼夜不停,将核酸阳性人员转运至山东省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蟠龙山院区,把密接人员转运到各区的隔离点。

  救护车穿梭全城转运!一趟任务用两到三个小时

  “街道办把核酸阳性人员或密接人员的信息报给市急救中心调度台后,调度台会把信息提供给我,我再按照病人的情况派出相对应的车辆,通知车组领取派车任务单。”张继鹏的电话,一头连着市急救中心调度台,一头连着转运车组。

车组人员跟张继鹏领取任务单

  每个车组由一名驾驶员和一名医务工作者组成,接到任务后,他们要按二级防护标准穿上医用防护服等,拿上给待隔离人员准备的防护用品,即刻“出车”。

正在进行二级防护的车组人员

  从酒店出发,接上隔离人员并送到指定地点,完成车组人员和救护车的洗消后再返回酒店。这样一个来回,时间在两到三个小时不等。

  一些“小事”会导致转运时间变长,比如有的老人患慢性病,需要有更多的准备时间,带上常用药;去村子转运,村面积比较大,全是平房,不易找人,如果赶上深夜,难度更会大幅增加。

出发执行转运任务的车组人员

  “后半夜转运耗时可能会更多,比如因为管控,大门被锁,再如等待转运的人睡着了,联系不上,都会导致转运效率低。我们就只能再想办法联系各个部门或社区,多次拨打电话,力求尽快把人接出来。”张继鹏介绍。

即将出发的转运车

  无论如何,转运时间的“硬杠杠”要遵守。根据规定,阳性感染者应在3小时内由负压120救护车转运至定点医疗机构;密接人员可使用普通救护车转运,需在8小时内完成转运隔离。

  4月8日至28日期间,转运工作组由34个车组承担转运任务,每天17个组负责主班工作,另外17个组为辅班,循环轮换。实际工作中,因为任务量的突然增多,主班全员出动时,经常需要辅班轮番上阵接替出诊。

  “凌晨五六点出完任务回来,洗个澡睡觉,中间要做每日核酸和测体温,中午醒来,差不多下午两三点执行增援任务。”来自山东省立医院的果彭鹏记得,有大概两天,因为任务单偏多,所有辅班“休息”的车组都被叫去增援。而为了保证第二天工作的正常开展,增援车组一般出诊一到两次后才能回酒店休息。

  “得空就休息,现在真是躺下就能睡着。”果彭鹏说,这个时候,咬牙就坚持下去了。

  “每天的出诊高峰时段,一是下午五点半到晚上八点半,一是凌晨一点到凌晨四点,这基本是疾控部门把流调结果推送到社区、社区再拨打120的时间。”济南市急救中心副主任鲁涛介绍,根据统计,近一个月来,有车组一天内最多执行了16次任务,少的每天出诊也超过10次。每辆救护车每天的里程数在400公里左右,最多的达到了510多公里。

  “天使白”携手“火焰蓝”!消防员来当转运司机

  4月28日下午,针对前几日任务量激增的情况,临时抽调人员组建了6个车组来到驻地增援,应急转运车组扩容至40个。济南市急救中心急救部部长黄珂、济南市急救中心车管部副部长孙士县对增援人员进行转运流程、二级防护、院感防控规章制度、驾驶安全等内容的培训后,他们当晚就开始“接单”了!

  在增援的6个车组中,6名驾驶员均来自济南市消防救援支队。

  4月初,济南市急救中心与济南市消防救援支队联动,共同组建疫情防控应急转运队,50余名消防队员接受了针对性的感染防控培训。

  据济南市消防救援支队黄台消防救援站站长助理王学飞介绍,目前,已有18名消防队员参与到转运工作中。

转运车辆

  郑万杰当了10年消防员,承担这样的任务还是头一遭。

  “因为转运跑了好多地方,开始还接到过好几次流调电话。”郑万杰笑着说。

  除了消防员,其他参与转运工作的人员,均来自济南市急救网络成员单位,也就是各个开设院前急救站点的医疗机构。

  2001年出生的刘方雨来自济南显微外科医院。在驻地,她与另外两位队员负责防护物资发放等后勤工作,以及队员们每日一次的核酸检测等院感工作,这需要24小时连轴转。

  “队员们出诊要带的物资不够了,随时可以过来敲门,晚上有需要,我们就起来,白天全天在岗,不太忙的时候我们仨就倒班休息。”刘方雨去年才开始参加工作,4月初,医院征集去社区支援采集核酸和参加转运工作的人员,她都报了名,最后来到转运工作组,“说实话,我开始没想到工作量这么大。”

忙碌的物资保障人员

  “我还是比较能熬的,但我看很多队员眼睛通红,希望疫情赶快过去。”年轻的刘方雨说道。

  张继鹏眼睛里就能明显看出红血丝。“我和同事俩人,说是一个白班一个夜班,其实没有固定时间,我睡醒了就过来忙活,他就回去睡,他睡醒了,换我回去睡。”张继鹏说,因为精神长时间亢奋,经常躺着也睡不着。

  4月8日至今,张继鹏、刘方雨等人已经持续“作战”近一个月。

  “十余位工作人员包括管理人员、调度人员、消杀防控人员等,都是从4月8日开始,一直吃住在酒店,工作至今。”鲁涛介绍,目前,车组已经进行了一次轮换,首批34个车组人员从4月8日工作至4月21日,返回原工作岗位;部分人员主动请缨继续值守,4月22日起,第二批34个车组接力作战。

  “如果要谈近一个月的感受。”鲁涛顿了顿后接着说,非常感谢济南市消防救援支队给我们支援的驾驶员“战士们”,感谢济南市急救网络成员单位给我们支援的驾乘人员和医务人员,还要感谢闭环酒店为我们提供的无微不至的服务。是大家的共同努力和辛苦付出,保障了转运任务的高效有序运转。

责编:高娜
审核:辛然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海报热榜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1998-2021 Dazhong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省互联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加入我们  鲁ICP备090238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