逄春阶乡野小说《芝镇说(二)》连载(142)|“你们把我关在这里,为什么又给我这么好的饭吃?”

··

□逄春阶

第十四章 征程

“你们把我关在这里,为什么又给我这么好的饭吃?”

牛兰芝惊讶地提高了嗓门:

“辛部长!你想到哪里去了?尊敬一个人并不等于爱一个人。我还没有……那感觉,只是喜欢他一点点。”牛兰芝的脸上火辣辣的,心跳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猛,手心早已被汗水浸透了。

辛玮那双大眼睛,她简直无法回避,也不能摆脱,那是质询的目光。她觉得那目光让她僵滞了。她过去多么熟悉啊,那目光是温暖的、快乐的呀。怎么了这是?过了一会儿,她听到了他那低沉的、略带沙哑的声音:

“我问的不是这样的事儿,这方面我对你是了解的。”

他们又往前走,辛玮在村头上站住,低声地牛兰芝说:“进了庄,你不要再到县委那个院子里去了。他们另外给你找了一间屋,地委要派人来找你谈话。”

骤然间,她心头一沉。天呵!发生了什么大事啦?牛兰芝望着辛玮,一脸惶惑。但她想,我还是要到县委住的那个院子里去一趟,那里有她的书、日记本,还有一个小包袱,里面包着刘宜给的那件白底撒着小绿花的衬衫。被太阳晒了一天的土墙散发出的热气让她窒息,她陡然提高了嗓门:

“辛部长,你要怎样,我全服从,但我得去拿我的东西。”

辛玮皱着眉头说:“好吧。”

牛兰芝突然拔起脚,先是一步步走,越走越快,最后快到大院时,竟然飞跑起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耳边响着刚才辛玮的话。辛玮也小跑着跟上来,陪同牛兰芝走进县委大院,那是一座废弃了的小学校,三趟房。一进院子,就闻到了栀子花香,那是她从山里挖来的野栀子花。

县委妇委会的房间,空荡荡的,屋里竟然坐着锄奸干事卞美林。牛兰芝脱口叫了声“小卞!”小卞矮矮的个子,长长的黑脸,大而厚的嘴唇,牛兰芝和刘宜过去常常开他的玩笑:“看你长得这个漂亮样儿,哪个姑娘敢爱你?”要在平时,小卞早呱呱叫着喊着了,可是这次却特别严肃,只低着头嘟囔了一句:“你起来了?我等你半天了。”

“等……我?”牛兰芝惊讶地问。

牛兰芝拿起自己的全部行李,跟着小卞走出妇委会的大门。

牛兰芝看到,辛玮在对面窗口站着,他那白皙的脸色,在暮色中显得苍白,浓眉底下的两只大眼,闪着晶莹的泪光。牛兰芝全身觉得冰冷,像一只冻僵了的小虫子,惶惑着,跟在卞美林后面。

在庄头上的老乡盛草的一间用石头砌成的房子门前停住,卞美林“吱”的一声推开门,摸索着点着小油灯,屋里放着一张小桌子、两只小板凳,下面是地铺,麦秸草铺的厚厚的。墙上没有窗子,只有一个打开了的窟窿,用草堵了起来,满屋子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儿,牛兰芝心口里好像塞上一块砖,又闷又恶心。牛兰芝重重地问了一声:

“小卞,你这是干什么?”

小卞有些不大好意思正面看牛兰芝,很不自然地坐在一条木凳子上。看到他不声不吭,牛兰芝更火上了心头:

“你说为什么把我带到这样的地方?锄奸干事应该去锄那些汉奸,怎么锄到自己同志头上啦?”

“你先沉住气,我也是奉命执行任务,究竟是什么问题咱们慢慢说,我先去给你打点饭来。”

卞美林“吱”的一声开门出去,还不忘把门挂上锁。这是怕我跑了吗?牛兰芝瞅着屋笆,委屈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小卞转出门,从门外拿了一包煎饼放在小桌上,另一只手还提着一个小瓦罐,里面盛着小米绿豆稀饭,另外还有一小碟腌韭菜花。

他强笑着脸对牛兰芝说:

“吃吧,什么时候都要吃饭。”

“吃就吃!”牛兰芝可真有点饿了。

演讲半天,没吃饭,没喝水,又饥又渴,但看到绿豆小米稀饭和腌韭菜花,更引起了食欲,但对这样的好饭,她有些闷棍,边吃边问锄奸干事:“你们把我关在这里,为什么又给我这么好的饭吃?”

“腌韭菜花和绿豆稀饭,是房东大娘特意给你做的。”卞美林红着脸说,“她问你为什么没回去睡觉,我说你突然得了急性传染病要隔离。她才费了这么一番心意,还叮嘱我们好好照顾你。”

“你们对不起房东大娘!”牛兰芝说着,猛地开开门想把剩下的一点洗碗水泼出去,哎呀!我的天,小破门口,两个穿军装的战士,分列站在两边。我冷不防地把水泼到他们身上,原来他们真的把我看守起来了!

牛兰芝苦笑着对卞美林说:“你看我吃饭都要人伺候,门口还有警卫,威风起来了。”听她这么说,小卞黑红的脸膛变得更红了。

小卞收拾了剩下的饭转身要走。牛兰芝突然站起来喊:“腌韭菜花给我留下。这是房东大娘给我吃的。”

不一会儿,卞美林端着一碗小豆沫,夹着一张煎饼回来。卞美林说:“别哭了,先吃饭吧。”

收拾完,卞美林又回来了。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海报热榜
热门推荐

Copyright © 1998-2021 Dazhong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省互联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加入我们  鲁ICP备090238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