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山东

账号登录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劳动者故事丨德州盲人推拿师王福良:“推”出光明人生

2021-05-01 11:44:37 发布评论:0来源:齐鲁壹点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李梦晴 孙文丽 通讯员 李雪

电影《推拿》中有这样一句台词:眼睛是有分工的,一部分看得见光,一部分看得见黑。

“如果我没有失明,也许就不会有如今的生活。”德州市盲人推拿师王福良没有因为失明而放弃生活,他甚至比健全人更多一份对命运掌控的渴望,经历过黑暗,他心向黎明,于是眼前永伴日月星辰。

先天失明,趴在窗户边上听了四年课

4月30日,在位于德城区大东关颐景园小区西门外的一间诊疗室里,记者见到了刚开门营业的王福良,屋内并没有开灯,由于阴天,虽然已是上午,但仍有些昏暗。听到记者的到来,王福良打开了灯。“今天阴天,屋里有点黑吧,我的眼睛是一点光也感受不到,有时候都晚上了,有的客人来了问这么黑,你怎么也不开灯呢,我才想起来该开灯了。”

1978年,王福良出生在德州市夏津县一个农村,由于一出生就双目失明,他并未感受到与其他小伙伴们的不同。7岁时,当小伙伴们都到学校上学,而自己需要待在家里时,他才意识到了这一点。“由于眼睛的问题,学校里不要我,看别人能去学校里学习,我特眼馋。”王福良告诉记者,出于对学习的热爱,他偷偷趴在教室的窗户边上听了四年课,有时候同样的内容弟弟不会背诵,自己都能背诵下来。

然而,那个时候的王福良内心是自卑的,他回忆道,由于失明,自己被欺负的事情有很多。“我八岁的时候,几个小孩很调皮,把糖稀抹到了我的头发上,我直接就气哭了,一边哭一边跑到地里找我妈妈去了。我记得洗了很久才洗干净。”

人生的转折点,发生在1989年,11岁的王福良得知聊城市临清有一所盲校,父母带他前往求学。

上学是走的非常正确的一步棋

临清的盲校规模不大,仅仅有9名学生,后来,学校因经营不善无法继续办学,王福良在一次面临失学的问题。他得知在泰安有一所更大的盲校,王福良又前往泰安,踏上了求学之旅。

在这里,之前在窗边偷学时打下的基础发挥了作用,王福良的成绩一直很优异,他在小学时跳级两次,初中时跳级一次,还当上了班长,也是在这里,他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和自己一样的孩子,内心的自卑感慢慢散去。1998年,王福良考上了山东省特教学院,报考了针推专业。

王福良说,选择这个专业也是综合考量之后做出的选择。“很多盲人报名与音乐相关的专业,比如钢琴调律师,但是我们靠耳朵调一个琴,往往要一两个小时,而正常人可能十分钟就调好了,即使收费一样,人家也不愿意用我们。”由于看不到,王福良慢慢去摸每个穴位,骨架也是一节一节摸熟,他和同学们互相做推拿,由于手法不对,每天被按得浑身酸痛,还在自己的身上做针灸。

“在特教学校一年的花费要六七千,家里三个孩子,家庭条件很一般,父母压力很大,姐姐为了让我上学,上完小学就辍学了,她成绩很好,老师们来家里找过好几次。”王福良说,现在想想,上学是走的非常正确的一步棋。

从打工仔到小老板

2000年6月底,在实习阶段,22岁的王福良前往无锡,成为了一家推拿店的员工,提到第一个客人,他仍记忆犹新。“虽然在学校学了两年多,但没有临床经验,我问他做多长时间,他说做一个小时,把我愁的啊,这一个小时怎么按啊,一开始都不知道用什么手法,特别紧张,硬着头皮上呗。我按完这个客人后他说你按得挺好,挺舒服,我知道自己还可以。”第一个月,王福良拿到了1350元的工资。

在临床中,王福良一边工作一边总结,也经常参加一些培训班,无锡、北京、广东,都留下了王福良奋斗的身影, 2008年,他来到了青岛,在这里他拥有了自己的推拿店。“一开始就是我自己干,租的60多平米的店有七个床位,后来来做推拿的人越来越多,我就招聘了7个员工,三个月的时间就回本了。”

上天不会亏待努力的人,王福良的爱情之花也悄悄绽放,在青岛,他遇到了生命的另一半贾晓琨,贾晓琨也是一名盲人,专业是小儿推拿,随着生意逐渐步入正轨,夫妻俩还开始开办小儿推拿研修班。由于越来越忙,王福良关停了在青岛的门店,2018年,在德州买下来了如今的门市。

“我这个店是德州唯一一个能刷医保卡的推拿店,每天来推拿店做小儿推拿的孩子有十几个,大人也有十五六个,我们根本忙不过来,打算再招聘五六名员工。我教的学员中不仅有盲人,还有明眼人呢。”王福良告诉记者,目前,他的小儿推拿研修班已经开办了39期,已经培训了800多人,空闲时间,他还会在网上讲公益课,通过微信群回答学员们的各种问题。

“以前根本想不到会有如今的生活。”眼盲心不盲,王福良在看不见的世界里,构筑起一个看得见的未来。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