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山东

账号登录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酒香人文丨今日满饮此杯口子窖,品品这兼香世界

2020-10-22 15:59:33 发布评论:0来源:影视娱乐新闻

  孔子说“以礼论酒”,庄子说“饮酒乐,不选其器”。两位先贤争得不可开交,倒也没耽误他们少喝一杯。

  自古以来文人惜酒,杯酒入喉吟诵的不仅是“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的畅快,也是“醉时拈笔越精神”的才情,更是“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满腔斗志。

  假日小憩,让我们共饮一杯,温酒品文化。

  酒文化

  是“就好这口”的乡愁

  正所谓一方水土一方粮,一方好粮一方酒,每一种酒都深深地烙上了地域印记。

  天府之国产浓香,赤水河畔出酱香,黄淮腹地产兼香,不同的地域萦绕不同风味。

  口子窖的原产地濉溪,连续8年被评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素有“酒乡煤城“、“中原粮仓“的美誉,濉溪正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优质的粮食产出,酿酒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

  濉溪位处中原,隋唐大运河赋予了它交通枢纽的使命,南来北往的酒客和博纳东西的物种,让濉溪口子酒的味道融贯四方。

  淮北平原的优质大麦、小麦,东北平原的粳高粱,西北地区的高品质豌豆完美相遇,奠定了口子窖自然兼香的基础。

  这是来自淮北平原的天然馈赠,是对兼香白酒的最佳注解,也是每一个安徽人“就好这口”的原因。

  酒文化

  是“歃血为盟”的豪情

  纵观华夏历史,每一个逆转天地、载入史册的时刻,一定会附上一杯美酒。千古风流人物,每当酒入豪肠,三分啸成剑气,有了酒,豪情便有了一半。

  鸿门宴的时候,项羽让樊哙喝酒、赐生彘肩,一场成王败寇的政治厮杀在酒杯中拉开了序幕;陈胜吴广起义,西进攻克铚城,将士们豪饮濉溪美酒以鼓舞士气,揭竿而起;双龙会上,曹操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曹操雄霸天下的豪情,刘备进退自如的睿智,都在青梅酒里淋漓尽致。连郭子仪的儿子醉打金枝,都是酒壮怂人胆,迎来了阖家欢乐的大结局。

  早在公元前697年,宋、鲁、陈、卫各国国君曾于淮北濉溪近郊歃血饮酒,结为盟国,所饮之酒便是当时的口子酒。口子酒见证了春秋诸侯“歃血为盟”的传奇故事,亲历了诸侯争霸的万丈豪情。所谓“盟”,象形深意就是“上囧下皿”,指的就是杀牲歃血。古人认为血是生命的象征,将各自的鲜血放在同一酒器中,对天发誓然后喝下,代表着从此生命相连、命运与共。现代汉字变成了上面是日月,下面是皿,意为日月在上,向天礼誓,饮酒结盟。

  酒文化

  是穿透竹林的诗意

  李白喝了酒,把高贵的靴子丢在高力士羞愤的手里,写下了“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杜甫喝了酒,带着满腔的怨与痛含泪写下“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怀”;王翰喝了酒,在无人的边塞英勇出发,“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兰亭集序》中“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所谓的“曲水流觞”实际是一个游戏:在水滨设宴,酒杯盛满后放在水中,任其顺流而下,杯停在谁面前,谁就喝酒。再乘着酒兴,或即兴朗诵,或付诸笔端,作出诗来。

  “曲水流觞”是魏晋文人发明出来的玩酒文化,而魏晋风骨代表人物“竹林七贤”中的刘伶和嵇康,便来自濉溪。他们都酷爱饮濉溪美酒,常喝得酩酊大醉而行文抒臆。刘伶在《酒德颂》中写道:“捧罂承糟,衔杯醪,奋鬓箕踞,枕曲藉糟,无忧无虑,其乐陶陶”。稽康在《秋胡行》中有“旨酒盈樽,莫与交欢”的诗句。至今濉溪酒店仍有书写“嵇康问道谁家好,刘伶答曰此处高”的对联。

  嗟叹之,咏歌之。酒给了这些文人诗情和才情,也留给了世人脍炙人口的诗篇。口子酒的香味穿透竹林,充满了整个中国酒文化史。

  酒文化

  是“乡饮酒礼”的仪式感

  孔子曰:“以礼论酒”。

  中国的酒文化渗透着中国传统礼仪制度的印记,以传统祭祀为发源的饮酒礼文化,散发着浓重、庄严的气息。

  古时饮酒的礼仪有四步:拜、祭、啐、卒爵。就是先作出拜的动作,表示敬意,接着把酒倒出一点在地上,祭谢大地生养之德;尝酒味,并加以赞扬令主人高兴;酒礼最后,仰杯而尽。

  口子酒也是“礼”酒。从清顺治元年起,濉溪于每年正月十五和十月初一举行“乡饮酒礼”。赴会人员多为地方官员及乡里缙绅和各酒坊主。他们首先到各酒坊道贺,然后分别品尝酒坊主带来的美酒,直率评议,鉴别优劣,可谓是最早的专业评酒盛会,在这个酒会上,不同酒坊可以交流技术,当地名流也可以增进感情,促进乡里,酒礼便从这里产生。

  醇香佳酿,承载着自然的精华、时间的沉淀、人间的冷暖。酒的文化,就是在酿造中洗礼,在窖藏中积淀,在情怀中涤荡,在礼制中升华。

  今天,我们再饮一杯口子窖,品品这乾坤世界。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