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东营

账号登录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东营援鄂医疗队员张伟的战“疫”日记:爸妈别担心,我长大了

2020-02-11 12:40:50 发布评论:0来源:大众网·海报新闻

  张伟,东营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也是驰援湖北的医务人员,目前正在黄冈大别山医疗救治中心忙碌着。近日,他在战“疫”一线,写下他的战“疫”日记。

  援助湖北第十四天:虽有压力但请大家放心

  来自领导和朋友的祝福已经收到,感谢大家的挂念,这边生活和工作一切顺利。今天凌晨两点半出发去大别山医疗中心值夜班,和平时一样,大家在路上嘻嘻哈哈,只有小高同志默默不语。“怎么了小高?”“嗓子疼。”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了,他是担心自己感染了新冠肺炎。“没事的,我们防护的这么到位,肯定没有问题,再说新冠肺炎首发症状也不是嗓子疼啊,你这是上呼吸道感染了吧?”说到这里,他的神情才有了一丝的宽慰。当身边的每一个战友身体出现不适,我们都会去安慰,不仅仅是战友情,更多的是缓解大家心理上的压力,压力大免疫力就下降,这样就给了病毒可乘之机,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也是在保护好我们自己。

  下班打开手机,“武汉市中心医院34岁医生李文亮去世”的新闻让我内心一惊,前几天还在微博上看到他发状态,短短几天就离开了我们。这个世界有多么的分崩离析,从来都不取决于有多少的悲伤、愤怒和黑暗,而是取决于还有多少善良的人愿意去缝缝补补。但残酷的是,你总要学会独自面对。兄弟,一路走好!

  援助湖北第十五天:爸妈,请放心

  爸、妈:

  儿子去前线走的匆忙没有和你们商量,我怕让你们担心,但临行前我还是给你们打了电话,我怕不告诉你们会让你们更担心。儿子长大了,有些事情自己可以说了算,有些事情也需要学着自己去承担。我是家里的独生子,从小承蒙父母之爱,一转眼我长大了,你们也老了,记忆中儿时的我和别的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玩累了你们背着我回家,我可以趴在你们肩膀上撒娇,现在你们依然背着你们的孙女到处去玩,但是我知道你们已经背不动我了。远赴他乡,从未觉得后悔,只愿和年轻时的父亲一样。

  年前,母亲告诉我父亲曾经在一个雨夜救下了出车祸的人,在大雨滂沱夜,车辆来来往往,那人浑身鲜血在雨中求救,其他车辆没有驻足,只有父亲将出车祸的人送到医院,匆忙赶路,后来获救的人找到单位,为此父亲还获得了省级见义勇为表彰。但是这些事情父亲从来就没有告诉过我,父爱如山,稳重而威严;父爱如水,舒缓而绵长。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觉得我可以和父亲一样可以冲在前方,国家有难,召必来,战必胜!父亲总是说咱们家祖辈都做好事,老人积德,孩子旺相,我也希望能给我的孩子做个榜样。今天是正月十五,祝愿爸妈元宵节快乐,身体健健康康,我在这边工作生活一切顺利,请爸妈放心。

  援助湖北第十六天:每次交完班自己就像刚从水里出来

  最近有亲朋好友发短信问我工作时是不是行动不便,会不会很难受,我想说每个班四个小时,咬咬牙就过去了。黄冈的防护物资来源于全国各个地方的捐赠,每天穿着的防护服外形、质地、型号都不相同,有的时候里面还会混杂着防化服,使用之前我们需要仔细甄别。为保证安全我们会在防护服外面再穿一层防水服,有的防护服帽子比较小,对于体型较宽的战友,面部遮住的皮肤较少,戴上护目镜之后面部裸露皮肤较多,需要在面部加一层防水的治疗巾,再加上鞋套、手套、一套穿下来至少需要半小时,进隔离区之前战友们相互检查密闭性,在防护服外面写上名字,还没有进隔离区,身上已经开始出汗、呼吸困难,越严密的防护就意味着越喘憋、口干,甚至头晕、头痛。

  1床确诊新冠肺炎合并感染性休克,持续血液净化治疗,今天的当班是战友老宋,血滤机持续运转了已经超过48h,跨膜压也逼近400mmHg,因为凝血的缘故,设备随时可能停止运转。为了将病人留在机器中的300ml血液回输,他打开设备泵门,用手转动血泵将病人血液回输,庆幸的是血液在最后时刻回输病人,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因为这300ml血液对于一个重症病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但老宋突然眼前一片漆黑,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我们将他扶起坐在凳子上,他很久才缓过劲来。

  我们在隔离区的行动比正常情况下要缓慢,并不是不想快,只是怕给战友添麻烦。我们每天消耗防护服量巨大,为了节省防护服,从上班之前几个小时就不喝水,裹在厚厚的防护服中,贴身的衣服很快被汗水浸透。直到交班后才将防护服脱下,此时的我们像从水里出来一样,橡胶手套里经过汗水浸泡已经发白褶皱的双手,勒的破皮的鼻梁和脸颊,干燥缺水脱皮的嘴唇、被汗水浸透的隔离衣,沉甸甸的尿不湿,一笔一划勾勒出医护人员走出隔离病房的样子,虽不光鲜亮丽,但是我们觉得这是最美的样子!今天收到好友发来的短信“千言万语惟愿平安,让我们相约春暖花开日,再迎英雄凯歌还!”兄弟姐妹们,保重!(张伟)

责编:鲍梓欣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