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聊城

账号登录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聊城印记(40)谁偷了关帝庙神像?

2016-08-24 16:46:49 发布评论:3来源:大众网

  大众网聊城8月24日讯(见习记者 张燕)1980年3月的一天,已经入春的夜晚还是有些阴冷。在李海务刚清淤的古运河河岸上,忽明忽暗地闪动着亮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低着头不停地在地上走来走去像是寻找着什么。这个人的身边不远处还放着他带来的一些工具,铁铲、木板车,还有一些绳索。

  他拿着这样的工具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十几分钟后,这个人突然停止了脚步,双眼放光并俯下身体,对着一件神秘的物品端详了起来。看了一小会儿,像是确定了这件神秘的物品正是自己所找,这个人站起身来发出了一阵窃笑。然后,他一路小跑将不远处的铁铲、绳索麻溜溜地扔到木板车上拉了过来。

  古运河旧貌。中国运河文化博物馆 陈清义/供图

  拉过木板车,取下铁铲和绳索,这个人便忙活了起来。

  他先是用手中的铁铲撬起神秘物品一角,并顺势将铁铲朝着撬开的缝隙往里一塞,这样神秘物品和地面之间就有了一个坡度。然后,他又拿起绳索,把其中一头拴在神秘物品上,而后将木板车车尾降低,朝着神秘物品和地面之间的坡度插进去,再用力拽紧绳索把神秘物品拖上了车。

  那这个人用尽洪荒之力所运的这件神秘物品到底是什么?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故事还要从当日白天发生在李海务的一件奇怪事儿说起。

  古运河遗迹。阳谷文化馆 李健/供图

  这年刚入春,村里为了方便老百姓灌溉庄稼,决定对淤塞了近两年的李海务段运河进行疏浚。运河疏浚可是个大工程,要三五十号人忙上大半个月,负责清理河道的这帮人,有李海务本村的,也有花大价钱从附近村庄上请来的。那个深夜鬼鬼祟祟的人,就是李海务专门从外村请来的。

  在刚开始疏浚的几天,运河上很平静,这些工人干得也非常卖力。可到第八天,他们在清理河底淤泥时,突然从中捞出一块完整的、有一米来高的石塑关公坐像。这一发现让在场的人很震惊,因为受“拉庙”运动的影响,李海务村内诸多庙宇内的神像在上世纪50年代几乎就绝迹了。

  那这座神像是从哪来的,它又怎么会沉到河底了呢?

  木版年画中的“关公”像。阳谷文化馆 杨凤存/供图

  “神像是河西关帝庙里的,在1958时被人故意推到了运河里。当年,李海务村内到处都在‘拉庙’,拉倒的神像没地方搁,就被直接扔到运河里了。有些神像是泥塑的,被河水一冲就散了。唯独这个庙里的神像是石头的,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它还能被捞上来。”

  现年78岁的刘金庆是个胖乎乎的老头,个儿不高,但说起话来却非常有意思。他现在住的房子就在关帝庙旧址的前头,故对当年运河里捞出“关帝”神像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知晓地非常清楚。

  这座完整的关帝神像被捞出来后,因无处存放,再加之村里人觉得它的价值不是很大,就将其暂时搁置在运河河岸上了。可谁也没想到,晚上竟然会有人去偷它,而且偷神像的这个人还是白天将它挖出来的人之一。说到这,想必大伙就知道刚才那个鬼鬼祟祟的人是干嘛的了吧!

  话说这座神像被偷走后没过久,盗取它的那个人就大病了一场,几年后便去世了。如今,这座关帝神像身在何处,也就没人知道了。但是,早年间供奉这座神像的关帝庙,因拆之年代距今不远,在李海务村内还有一些老人能记住它的旧貌。

  木版年画中的正襟危坐的“关帝”神像。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这个庙没有院子,只有三间坐北朝南的青砖大殿。大殿里面供奉着三座神像,全是石头的,有一米来高,正中坐着的那个是关帝,他左边站着的是关平,右边站着的是周仓。庙是在1958年前后拆的,拆了庙之后,这个地方就成了五队的牛圈,专门用来喂牛。”

  今年85岁的原冠县司法局局长冯玉书,就出生在这座关帝庙附近的单街上。在他小时候,这座庙以及庙里的神像还保存地相当完好,那时偶尔冯老也会邀上几个小伙伴到庙里玩耍一番。

  木版年画中“关帝”像线版。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事实上,当年在李海务村内的关帝庙并不是只有这一座,在这座关帝庙的斜对面,也就是如今古运河的东岸、老街的南半段,也曾建有一座关帝庙。今年81岁的杜金山老家所在的位置,就是该座关帝庙的旧址。

  “这座庙有院子,但是不大儿,回门朝西,开向运河。院中有三间坐东朝西的青砖大殿,正中大殿供奉的是关帝坐像,他旁边两个站班的,一个是关平,一个是周仓。在左右配殿里,还有两座神像,一个是土地爷,一个是马王爷。解放后,这里做过小学,到1958年就被拆了。”

  运河东岸的这座关帝庙被拆后,其旧址闲置了一段时间,就被杜金山盖上了房子。如今,杜老的旧房子还在,但是他已经不在那住了。偶尔得空,杜金山也会到老宅里逛逛,寻点旧时的回忆。

责编:大众网·聊城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