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聊城

账号登录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周家店庙宇寻踪:毁于战争 眠于河底

2016-07-28 15:28:56 发布评论:3来源:大众网

  周家店庙宇:上世纪30年代末还保留有十几处

  如今梵音犹绕但踪迹却难再寻找

  大众网聊城7月28日讯 在“会通河”通航的五百余年间,为了满足漕船上的船工、过往的商人及周围老百姓祈祷、祭祀的需求,在周家店内村内建了许多庙宇。直到上世纪30年代末,这些庙宇中还有十多处被保留了下来。

  不过后来随着抗日战争、解放战争、60年代村镇建设和70年代“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仅存的这十几座庙宇也接连被拆除掉了。如今在这些庙宇的遗址上,拔地而起的是一座座民居,已经丝毫看不到古庙旧时的影子了。

  曾经庙宇最多的一条街——“老街筒”。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那这些荡然无存的古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带着这样的好奇和疑问,记者走访了周家店内曾对这些庙宇有过了解的老人。因古庙毁之年代去今不远,故村内上了年纪的人,大都还记得它们未被拆前的模样。

  让老人们印象最深地是“三官庙”。

  这座庙位于周家店运河“北闸”和“月河”涵洞中间的空地上,庙门向南开,有三间坐北朝南的大殿。殿内奉祀的是民间信仰的“三元大帝”——上元天官、中元地官和下元水官。“三官”神像全为泥塑,有一米来高。

  “三个神像摆放的具体位置,我记不清了,只是听老一辈人说,泥塑中间的那个官职最小。”85岁的苗景生,对“三官庙”的印象也不甚清楚,只记得该庙是在1936年重开“月河”时因碍事遂拆掉了。

  “三官庙”旧址所在的位置。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据他回忆,当年在正中那尊泥塑雕像前还有一块长方形,约莫一米多宽的供桌石。传说这块石头很灵验,它一滴水村内就要下雨。“三官庙”被拆除后,苗景生和村里另外一位老人担心供桌石被毁,就将它埋到了村西头。

  如今,这块石头还依然安详地躺在村西头的地下,其具体深埋位置恐怕也只有苗景生和那位已过世的老人知道了。但“苗老”现在的腿脚行走起来极其不方便,故没有办法带记者实地查看一番。

  在“苗老”的印象中,早年间在庙门外,还有一棵歪脖大槐树。该树枝繁叶茂,在其中一个粗树枝上曾挂过一个大铁钟,是庙里专门用来报时的。可惜,在1958年“大炼钢铁”时被人当垃圾给清理走了。

  从“三官庙”的位置往东走200米,就是南北长街(即“老街筒”)了。在长街和东西中街交叉口的路北,曾建有一座“五仙坛”。

  “五仙坛”旧址所在的位置。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从“三官庙”的位置往东走200米,就是南北长街(即“老街筒”)了。在长街和东西中街交叉口的路北,曾建有一座“五仙坛”。

  所谓“五仙坛”,顾名思义就是该庙内奉祀的是五位大仙。那这五大仙到底是什么神仙呢?说了你可别觉得奇怪,它们其实是狐狸(狐仙)、黄鼠狼(黄仙)、蛇(柳仙)、刺猬(白仙)和蜘蛛(蜘蛛仙)五种动物。

  至于为什么要把这五种动物奉为神仙,村里上了年纪的这些人也不知道。只记得该庙是一处由三间坐北朝南的平房所构成的院落,屋内墙壁上悬挂的是“五仙”的布画像,有专门的看庙人守护。

  “这五种动物身上都穿着清朝的官服,‘狐狸’最老,是白胡子,它穿黄马褂,画像在正中间。其余四个画像,都摆放在它两旁。这些画像不是每天都挂着,只有逢年过节时才挂上,挂上后村里人都要来这烧香。”

  现年82岁的高延泰,从小就在“五仙坛”所在的这条南北长街上长大。虽说早年间“五仙坛”有专人看管,但他也没少和村内的小伙伴悄悄地潜进去玩闹一番。“后来这个庙被日本人给拆了(大约是1941年至1943年期间),拆出来的青砖用来垒附近村庄上的炮楼了。”

  顺着“五仙坛”所在的南北长街一直往北走,大约走300米快到长街的尽头时,在运河的东岸,当年还有一座“大王庙”。

  周家店段运河。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大王庙得名于“金龙四大王”(大王爷),且主供大王爷。“金龙四大王”,原名谢绪,生于1250年,祖籍浙江杭州钱塘县,在家中排行第四。德祐二年(1276)宋亡后,他四方奔走,联络抗元,但因大势已去,再难挽回,遂投河自尽以报国恩。在谢绪死后,当地人崇拜他高尚的气节情操,在其投河之处塑像立庙祭祀。

  明初朱元璋打天下,惯用神道之手段,利用各地民间信仰,诡称受神灵佑护,从而取信于民。当他行至浙江杭州听说了谢绪的故事后,将其封为黄河、运河之神。而后由明熹宗朱由校敕封为“护国济运金龙四大王”。

  乍听“金龙四大王”这个名字,觉得非常响亮,想必奉祀他的庙宇也是极尽奢华。可事实并非如此,周家店的这处“大王庙”非常小,仅有一间青砖大殿,殿门朝西开向运河。话说,当年在周家店运河岸边建这样一间小庙,也是有原因的。

  “传说当年漕船过周家店,经常走到这个地方船就不动了。但是只要你上岸买些鞭炮和香燃烧叩拜,船就可以继续前行了。遇到这样的事儿多了,人们就觉得这块有仙家居住,后来在就此盖了一间庙。”

  作为村里目前尚在世的、唯一一个曾在运河上“跑过船”的老船工,苗景生对这座小庙记得格外清楚。因为在他跑船的1945年至1958年这十来年,也曾多次到庙里烧香祈福。

  苗景生。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不过如今苗景生记不起来这座庙是什么时候拆的了,只隐约觉得它是在1958年自己不跑船后至上世纪60年代中期村内扩街时这期间拆掉的。“早年间,曾竖立于庙前的四通石碑在庙毁后,也被拉去垒了石桥。”

  在“大王庙”的东边,曾是一座当年堪称周家店“最豪华”的庙宇——真武庙。

  该庙建在一处高高凸起的夯土台基上,有三间坐北朝南的大殿,大殿正中奉祀“真武大帝”泥塑雕像。这“真武大帝”可不是一般的神仙,他是太上老君第八十二次变化之身,托生于大罗境上无欲天宫,净乐国王善胜皇后之子。自出生,玉皇便有诏,封为太玄,镇于北方。

  和其它庙内正襟危坐地神像相比,咱们这位“真武大帝”可相当豪放,披发跣足,丝毫没有神仙的架子。在它的雕像前是一块长方形的石头供桌,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贡品,不用猜就知道是来庙里上香的善男信女们奉上的。

  石头供桌的左右前方,是两排相对而站的泥塑雕像,从位置上看应该是“真武大帝”的侍从。靠近“真武大帝”的第一排两个雕像稍小,一个是白胡子的周公,一个是年轻貌美的桃花女。离“真武大帝”稍远的第二排雕像,是“哼哈二将”,一个拿着刀,一个拿着戟。

  会通河。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在这两排泥塑雕像的后面,东、西配殿里还立着“真武大帝”的十二位大帅,每间配殿里各六个。东配殿靠近殿门的第一个是蓝脸的“雷公”,西配殿靠近殿门的第一个是红脸的“电母”。据老人们说,这十二个大帅皆面目狰狞,他们在小时候从来不敢独自一人到这庙里来。

  “庙是1950年前后拆的,在被拆的前几年,大殿后墙因坚固,还曾被八路军造枪局当作试炮点给炸了两个窟窿。”今年83岁的苗洪晋,也是村上少有的高龄老人。虽已是耄耋之年,但他依然眼不花、耳不聋,对“真武庙”的过去也记忆犹新。

  在“真武庙”的旁边,还有一座两层的“火神皋”。

  这座“火神皋”为青砖构建,坐北朝南,上、下两层都是三间大殿。“底层大殿是空的,没有神像,有楼梯通往上层;上层大殿正中为火神塑像,它塑像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侍从,分列于东、西配殿中。”

  今年86岁的罗会斌,曾在“老街筒”内居住了几十年,对老街附近的每个古庙都记得非常清楚。后来,随着“周家店大集”转移到了东西中街上,他们全家因做生意需要,也搬到了此街上。

  提到“火神皋”,不得不说说它的故事,因为有很多人对“火神”不了解。

  火神是汉族民间信仰的神祗之一,以形象和来历言,一般都以祝融为火神。据说他本是颛顼氏的后代,原名重黎,也叫吴回(一说吴回是祝融之弟),帝喾(即高辛氏,传说中古代部族的首领)当政时,官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乃命曰“祝融”,死后为火官之神。

  “火神皋”附近村内用于排水的漕子。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紧挨着“火神皋”,在它东侧的是一座“七神堂”。

  该庙也是青砖构建,有三间坐北朝南的大殿,殿内供奉着七位神仙的泥塑雕像。遗憾地是,因时间太过久远,村内的老人们无法回忆起这七位神仙到底是谁,只是依稀记得它们的神像很高,约莫2米左右。

  为了弄清楚这七位神仙到底是谁,记者也查阅了很多资料,但都没能找到准确的答案。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这七位神仙的地位不是很高,所以史料上没有详细记载;二是这种庙在明清时不多见,可能只在个别繁华之地有。

  沿着“七神堂”所在的南北长街一直往南走,在走到长街最南头和东西向的村前街相交稍东点的位置(即“周家店船闸”南闸东),也就是现在的周家店123号处,还曾建有两座对腚“奶奶庙”。

  “奶奶庙”旧址所在的周家店123号。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周家店123号”门牌号。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何为“对腚奶奶庙”,说通俗点就是,两座庙的大殿背靠背。“它们中间不通,各走各的大门。北庙回门朝北,三间大殿坐南朝北;南庙回门朝南,三间大殿坐北朝南,两庙都有院子。”

  恰恰是这样的构建格局,使村内的不少老人记住了这两座庙,罗会斌是他们中向记者描述的最详细的一个。“这两个庙的庙门比别处的都要大,都要宽,每个庙中都供奉着同一个泥塑神像,有一米多高。”

  那两座“奶奶庙”内奉祀的又是哪家仙人呢?据村上的老人们回忆,两座内供奉的都是泰山老母——碧霞元君。

  熟悉道教的人可能知道,“碧霞元君”是道教中的重要女神,坐镇泰山,也是咱们华北地区的山神信仰。人们认为,她能“庇佑众生,灵验九州”、“统摄岳府神兵,照察人间善恶”。

  许是因为人们对“碧霞元君”的感情更深厚一点,所以为她修建的庙宇要比村内的其它庙宇稍大一些。“这座庙也是日本人来的时候给拆的,拆出来的青砖也拉到别村建炮楼去了。”

  现年76岁的苗洪祥,也是自幼就长在运河边上。虽说如今他说起话来有些吃力,但记者向他问起有关“奶奶庙”的情况,他还是很热情的介绍。

  离“奶奶庙”的不远处,东距“周家店船闸”约100米的位置,今苗景生的儿子苗洪亭所居的地方,还曾建有一座“关帝庙”。

  “关帝庙”旧址所在的位置。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说到“关帝庙”,大家就比较熟悉了,庙内供奉的是三国时期蜀国的大将关羽。这个庙也和“大王庙”一样小,只有一间坐东朝西的青砖大殿。殿内的“关老爷”雕像也是泥塑的,它的两旁还有周仓、关平持刀守卫。

  事实上,当年在周家店内的“关帝庙”并不是只有这一处,在后街苗家围子东端距运河约300米的地方也曾有一座“关帝庙”。不过,那座“关帝庙”因离运河较远,记得它的人不是很多。

  “土地庙”是周家店内数量最多的一类庙宇,现在村里老人们能记得起来的有三座。一座在运河东岸中街现苗中峰卫生室处;一座在运河西岸的李代庄周家旧宅处;一座在运河西岸的赵岗村内。

  “这的那个土地庙只有一间坐东朝西的大殿,大殿的房顶和墙壁都是用土垒的,里面供奉着泥塑的‘土地爷’。庙大约是1958年左右拆的,算是村里拆的比较晚的那一批了。”

  因为苗景生住的地方离运河东岸中街的那座“土地庙”比较近,所以他对这座庙的过去很了解。

  “苗景生”现在住的地方。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观音庙”在周家店有两座,一座叫“白衣观音堂”,位于运河西岸的赵岗村;一座叫“观音庙”,位于西岸的吴家老宅大门南。这两座庙都坐西朝东,但庙很小,再加之去烧香祈福的多是求子的妇道人家,所以村上的老人们对它内部的格局不是很清楚。

  除了上述庙宇外,周家店还有“玉皇皋”一座,位于东门外。

  “‘玉皇皋’内供奉的是‘玉皇大帝’,建筑为两层的青砖楼,不过我记不清是几间大殿了。因为在我记事的时候,这个庙就已经坏了。日本人来了以后,把庙上的青砖也拉走了。”

  苗景生缓缓的说,事实上历数上世纪30年代周家店内还保留着的这十几座庙宇,多是因为抗日战争的发生而遭到破坏的。如果当时没有这场惨绝人寰的战争,或许这十几处庙中还有几座能继续保留下来。

  “其实,这些庙里的石碑都还有,在1950年前后村里建桥,就把它们用木头滚到运河拐弯的那块建桥去了。后来村里又修了新桥,那个桥就没人管了,桥塌了以后,这些石碑被埋到河底下了。1958年运河改道后,就把这块河弯给撇出了,所以这些石碑在清理河道的时候也没能扒出来。”

  在记者采访罗会斌的两个小时内,他不只一次的提到过这些石碑。“我年纪大了,没这个力量了,我要是有这个力量,早就把那么石碑给挖出来了。我跟村里反映过很多次了,可是一直没人管。”

责编:大众网·聊城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