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聊城

账号登录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周家店的由来和被历史淹没的那些年

2016-06-20 11:10:34 发布评论:3来源:大众网

  周家店是大运河进入聊城境内的第四个古镇,介于七级和李海务两镇之间,因周姓商人最早在此开设宰坊店而得名。到明清时期,它成为运河沿线名噪一时的商业重镇,有上百家商铺、十几处庙宇和五十多个姓氏,故曾流传下“铁打的周家店”之美誉。

  繁忙的集市。中国运河文化博物馆 陈清义/供图

  关于“周家店”的由来,大抵可追溯到元初:1289年“会通河”开通后至1300年(元大德四年)“周家店闸”建成且有史料记载之时。

  话说在这11年内的某个时间,有一位叫周常兴的商人从山西洪洞县迁至“周家店段运河”内的赵岗村(解放后 “周家店”划分为“周店”、“赵岗”和“李代庄”三村)居住,并开了一家宰坊店。

  几年后,周常兴的生意越做越大,宰坊店从“赵岗”迁到了“周家店段运河”西岸的“李代庄”南头。如今,在“李代庄”原周家宰坊店遗址上还保留周家宅基一块。

  “再后来发生了战乱,我太高祖父(周常兴)挖了一个地窖子住。战乱平息后,他从地窖子里搬上来,搬到了现在的周店河(即周家段运河)河东老街北头(也就是现在的周店村‘老街筒’北头)。”

  周店村“老街筒”。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今年60岁的周保安,多年从事农村电影放映工作,对于本家族的“族史”也比较关注。他所知道的这些“老黄历”,全是由他的太高祖父周常兴告诉他的祖父周明海,再由周明海亲口转述给他的。

  周常兴搬到河东后,又重新开了一家宰坊店,专卖新鲜牛肉。后来因宰坊店生意兴隆在“周家店段运河”附近很有名儿,又因店主姓周,久而久之人们就将这一带称为“周家店”了。

  到明清时期,借着运河的便利,周家店成了名噪一时的商业重镇,有上百家商铺、十几处庙宇和五十多个姓氏,故曾流传下“铁打的周家店”之美誉。

  “老街筒”内保留下来的旧商铺门和窗。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之所以有‘铁打的周家店’这一说法,是因为周家店集市大、店铺多、商贸繁华,且数百年经久不衰。”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文化旅游局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王玉厚解释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文化人,对这些蒙着历史尘埃的古物尤为关注。

  到清朝中后期,因周家店太过繁华,来这里行窃的贼匪多如牛毛。为保证村内财产安全,人们便在村外建起了围子墙,称为“苗家围子”,也叫“老围子”。由村里苗家富户带头兴建,围墙高约2丈,上宽5尺,下宽8尺(据资料记载,清朝时期,一丈=10尺,1尺=34厘米)。

  “围子墙外还有2道护村壕,我们都叫它‘围子壕’,最外面的那道是用老百姓的枣树枝杈起来的。‘围子壕’宽有2丈,深1丈,常年有水。”

  85岁的苗景生,从小就在运河边上住,也是如今村里尚在世的、唯一一个曾在运河上“跑过船”的老船工。他凭着自己的记忆,试图为我们还原一个更真实的周家店。

  85岁的苗景生老人。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据“苗老”根据村里上辈老人们的转述回忆,当年围子墙的东西两侧还曾各设一门,称为东门、西门。两处大门皆白天开启,夜晚关闭,并雇有会拳脚的武士当更夫,在墙上巡夜,护村护院。

  因围墙是土筑的,经清末和民国上百年的冲刷,到1930年前后已不复存在了。抗日战争时期的1941至1943年,日伪军在周家店东北角安设了据点,并在其后街原围墙的遗址上筑了新围墙。

  “在村东头和赵岗还建起了2个炮楼,主要用来监视八路军和抗日军民的活动。”现年83岁的苗洪晋在东围墙附近住了几十年,对那块很熟悉。“当时这块有一个班的日本兵,大约10多个人;还有一个汉奸中队,有100来号人。”

  村内尚存60年代的石门。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这些鬼子汉奸在周家店盘踞了近三年,给村民带来了很多害处。据说有一个外号叫“小妖官”的矮个子汉奸非常坏,心狠手辣,对抓来修工事和炮楼的壮丁,看谁不顺眼,就用枪托子捣,民工们都很怕他。

  但是,抗日的火焰是扑不灭的,抗战一区和二区的八路军常在这里活动。筑先县(1940年为纪念抗日民族英雄范筑先,改聊城县为筑先县,并于1949年复名)抗日游击二区的干部段景秋是周家店人,他智勇双全。

  有一天,段景秋装扮成割草的农民,背着草篮子,拿着镰刀,草篮子里藏着手枪到村里办事,正巧碰到“小妖官”值班监视民工干活。他就从草篮子里拿出手枪对着“小妖官”说:“今后再敢欺负民工小心老子崩了你!”

  吓的“小妖官”跪地求饶,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打骂民工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有演绎的成份在里面,不足为信!

  村内尚存的老门。大众网记者 张燕/摄

  1943年鬼子和汉奸“逃跑”后,周家店新筑的围墙和炮楼被村里人拆掉盖了房子。到解放后期,因管理需要,“周家店”划分为“周店”、“赵岗”和“李代庄”3个自然村,分列于运河东、西两侧。

  自上世纪70年代,运河再度淤积后,这三个自然村皆退去了昔日的光环,现已变成了偏安一隅的北方小村落。倒是村里残存的某些古建筑和流传的一些故事,告诉我们它们曾经的与众不同。

  (感谢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王玉厚对本文提供重要线索。)

责编:大众网·聊城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