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山东

账号登录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他开出山东煤监首张百万罚单 一声令下挽救150名矿工生命

2019-10-29 21:36:14 发布评论:213来源:大众网·海报新闻

  大众网·海报新闻济南10月29日讯(见习记者 杜虹晓 记者 吴军林) 一声令下,挽救150人性命;不惧威胁,开出山东首个百万罚单;坚持下井,左眼视力不足0.1……他就是全国安全生产监管系统先进工作者,山东煤监局鲁东分局三级调研员张在贵。

  “干煤矿安全监察工作有19年了,19年间我下井3000多次,查处隐患1万5千多条,算起来,我在井下足足走的距离足足绕赤道一周。”时至今日,张在贵仍在煤矿安全监察路上为矿工兄弟的平安幸福拼搏。

  一声令下赢得黄金一小时

  挽救150名矿工生命

  在一此次辖区某市组织召开安全度汛工作会中,某矿负责人接了个电话神色慌张的离开了,张在贵发挥身为煤监员的职业警觉性,立马意识到可能是矿上出现了安全问题。

  他随即带队赶到该矿,进行检查,通过监控他发现该矿在-210米水平位置发生了透水事故,中央泵房因透水已失去了排水能力,而此时此刻,井下还有150余名矿工正在作业,情况十分紧急!

  他责令矿长“立即停止井下一切采掘活动、撤出井下所有人员”!见矿长还在犹豫,他大吼“再犹豫会死人的,赶快撤人!”

  当所有矿工全部安全撤出后大约1个小时,井下工作面就全淹了。

  升井的矿工兄弟了解到是张在贵坚决要求全部撤离后,都跑到他面前围绕着他,激动地掉下了眼泪……

  在“打非治违”“利剑行动”等专项监察中,张在贵查处了多起重大事故隐患。在监察某矿时,他查明了该矿图纸作假、隐瞒作业地点等事实,鲁东监察分局研究并报山东煤监局同意后,做出责令该矿停产整顿的执法指令,并对该矿开出了当时山东煤监局历史上最高的单笔百万元的事故隐患罚单。

  2001年汶南煤矿“12·27”煤尘爆炸事故,2018年龙郓煤业“10·20”冲击地压事故,张在贵都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参加抢险救援工作。

  “勇于履责,面对危险不退缩,危急时刻总冲在最前面。”这是大家对张在贵的评价。而他则认为,这是他的使命和责任,没什么,他只想让工人们可以高高兴兴上班来,平平安安回家去。

  “什么时候都不能拿矿工生命开玩笑”

  在对某处煤矿进行安全监察时,张在贵发现该矿爆炸材料发放账目不清,部分炸药雷管使用地点不明,库管员更是含糊其词,这让他意识到该矿可能存在隐瞒的作业地点。可矿方坚决否认。

  为了查明情况,张在贵坚持要再次下井核实。有人劝他不要过于较真,矿方也是百般阻挠,他硬是二次来到井下,步行10公里,最终查实了隐瞒的3个采掘工作面。

  矿长偷偷塞给他一个厚厚的“红包”,希望他网开一面。张在贵坚决拒绝:“什么时候都不能拿矿工生命开玩笑。这个网我不能开!”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有人放出狠话:“罚了款,就别想出门。”他立即回怼:“怕你威胁,我就不干煤矿监察员!”他的毫不畏惧、义正辞严,终于让煤矿接受了处罚。

  “其实,2000年刚到这个岗位时,我对这项工作的重要性并没有什么感受。”张在贵回忆说,可是,有一次,辖区一煤矿发生爆炸事故,爆炸现场惨不忍睹:井下多处巷道被摧毁垮塌,空气中处处弥漫着刺鼻的异味,22条鲜活的生命瞬间消失,60多个家庭支离破碎。

  在事故调查期间,张在贵见到了事故中负了重伤的一名矿工,那次事故不仅夺去了他的双腿,还造成他身体大面积重度烧伤,躺着病床上的他,全身缠满绷带,只露两个眼睛和嘴巴,而他的妻子哭成泪人,几度昏厥,惨状不忍直视。

  “这个画面一直深深烙印在我的记忆里,并刺痛我的心。我一直在想,对这些矿工来说,高高兴兴上班去,平平安安回家来,这个愿望高么?过分么?我暗下决心,既然进了煤监门,就要捍卫矿工兄弟安全红线,这条路我认定了、走定了。”张在贵说,在近20年的煤监工作中,他也有其他选择机会,比如曾有煤老板年薪40万聘请他,而且年底还有分红,但都被他婉言谢绝。

  张在贵说,一想到每下一次井,查处一条隐患,就可能避免一起事故,挽救一条生命,矿工兄弟的生命比他的金钱、地位重要的多,所以每次面对机会,他都毫不犹豫选择继续坚守煤监一线。

  井下监察视网膜脱落拒绝退居二线

  妻子出生矿工家庭,无悔支持

  出色的工作赢得了荣誉。2016年,张在贵荣获“全国安全生产监管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2017年,荣获“齐鲁最美安全卫士”荣誉称号;2019年8月20日,作为应急管理系统先进典型代表参加了国新办中外记者新闻发布会。

  “我仅仅是做了一名煤矿安全监察员应该做的工作,组织上却给了我许多荣誉。”张在贵谦虚地说。

  由于长期加班,又经常下井监察,张在贵患有严重的眼疾。在一次井下监察中,张在贵的左眼突然一阵疼痛后瞬间一片模糊,医生诊断为左眼视网膜脱落,右眼视网膜出现多条裂缝,需立马进行手术。

  术后张在贵左眼视力不足0.1,单位领导十分关心他的身体情况,想将他安排到“二线”工作,可张在贵经过思考过后拒绝了领导的好意,选择坚守在一线。

  “我记得很清楚,我妻子只在我确诊眼疾后仍然要求下井时着急地对我说:‘你不要命了!煤矿井下那么黑,你视力又不好,万一出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办!’”张在贵说,“我对事业心地坦荡,无怨无悔,但对我的家庭却有深深的愧疚。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张在贵有二百多天在下矿路上,没法照顾老人,没法陪伴孩子,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是妻子一个人操持。采访期间,张在贵开玩笑说,“我常年在外面飘着,为了让媳妇放心,我把工资卡都交到她手上了。”

  把工资卡交给爱人、让她放心只是玩笑话。张在贵说,他的妻子是矿工家庭出身,在她成长过程中,早早就知道矿难或煤矿事故对遇难矿工家属及他们的家庭意味着什么,“所以她知道我所从事工作的重要性。”

  “我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父母做了一辈子的农民,二老一生未离开过他们劳作一生的黄土地,他们把善良、忠厚、诚实、认真、朴实、规矩、踏实的秉性遗传给了我。”张在贵说,他学的是煤,干的是煤,保的也是煤,这大半辈子都在与煤打交道,愿意一生坚守。

  今年,是煤矿安全监察体制建立20周年,20年来,全国煤矿事故由近3000起降至200多起,死亡人数由近6000人降至300人,煤监机构发挥了重要作用。张在贵说,作为19年坚持工作在煤监一线的一名煤矿安全监察员,他为此感到自豪。

责任编辑:马洪震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