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淄博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硅元“中华龙”:一块故宫瓷片续写的“前世今生”

2019-09-07 09:08 发布评论:0来源:大众网·海报新闻

   

          ■大众网·海报新闻 记者 张雪

  1999年,它在国宴用瓷的窑火中,涅槃而生;2019年,它历经岁月积淀,见证二十载大国外交恢宏历程。明黄色的底色、海底蓝色的二龙戏珠和云朵,浑厚端庄又不失精巧玲珑,它就是硅元瓷器经典产品——“中华龙”。

  做的是瓷器,输出的是文化。“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开创现代陶瓷未来。”既是一代代硅元人的初心和使命,又是硅元瓷器的魂。

  20年,风华正茂,从诞生到走向成熟,代表中国宴请世界的底气与自信,正是源于“中华龙”厚重的文化基因。而这一基因,要从20年前那段“故宫借瓷”的经历说起。然而遗憾的是,当时硅元负责“中华龙”设计和釉彩的两位大师,陈贻谟、刘凯民均已离故,作为当时亲历者,山东硅元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殷书建欣然接受了本网记者的采访,向我们讲述了20年前那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故宫借瓷

  美食需要美器配。1999年三四月间,为了配合共和国50周年庆典的国宴菜谱,钓鱼台国宾馆急需一套国宴用瓷。在接这项任务之前,殷书建心里一直在打鼓。淄博陶瓷响彻大江南北,能够为国家生产用瓷,是使命,是责任,考虑到这些,硅元还是很坚定的接下这项任务。

  这样的坚定,源自硅元以陈贻谟大师为首的设计团队和以刘凯民为首的技术团队。虽然有信心,只是真正开始实施,却摸不着头绪。

  定器型、配釉色,要在5个月的时间里制作一套国宴用瓷,谈何容易。“国宴用瓷什么样,大家都没见过。”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殷书建记忆犹新。

  作为国家最高规格宴会用瓷,外形,釉彩,画面,得大气,还得有中华优秀文化气质。有了这样的共识,但是画面怎么体现,釉彩用哪个色系,这些问题犹如一张白纸蒙住了硅元设计团队的视野。

  “走,去北京,去故宫。”“要做国宴用瓷,必须要从五千年历史汲取中华文化的精魄。”时任硅元陶瓷的总工程师刘凯民,是中国古陶瓷研究专家,在业界极有威望。为了寻找国宴用瓷合适的釉色,他与陈贻谟,匆匆踏上了前往北京的列车。到了故宫,档案室里,一块核桃大小的明代黄色瓷片,引起刘凯民的兴趣,那是一块盛器的瓷片。

  虽然是研究釉彩色系的专家,但是缺乏必要的研究辅助工具,刘凯民短时间难以准确分析出它的色系构成。唯一的办法就是拿回去,仔细研究。

  “想要从故宫借东西,那几乎不可能,难度空前,刘总业界威望很高,他以自己人格做担保,打了借条,这才将这块瓷片借了出来。”殷书建说。

  1999年4月,寸草春晖,淄博还没入夏,刘凯民头上仍然冒着汗。乘坐了七八个小时的火车,刘凯民揣着这块明代宫廷瓷片回到淄博。

  小小一块瓷片,摆在硅元的实验室里,被反复观摩研究。这就是要找的颜色,硅元设计团队一致认为。但是这块瓷片釉彩色系构成原料,有些有害物质,不能用,怎么办?

  新的问题摆到刘凯民面前。

  苦思冥想,反复尝试,最终硅元团队决定以山东省硅酸研究院研制的高温快烧釉彩作为替代,绘制了“中华龙”的中国色彩。

  一抹明黄,庄重而神圣。而那枚瓷片,1999年国庆节后被送还回故宫。

  “龙罐”诞生

  釉色定了,设计的重任落到已经67岁的陈贻谟肩上。“当时陈大师早已过了退休年纪,被硅元返聘。而直到去世,还在病床上琢磨陶瓷设计。”提起陈大师,殷书建由衷钦佩。

  任务紧急,没有参考资料,陈贻谟大师多次进京到故宫博物院翻阅资料查看实物,这一看,就是好几天,记不住,就把书买回来看,两本宫廷用瓷的书,将近十公分厚,他翻了又翻,一遍遍研究,想了画,画了改,经常顾不上吃饭,一天只睡几个小时。

  正值炎夏,工作室条件也差,昏黄的灯光下,陈大师经常光着膀子,白天干,晚上干,汗随着额头流下打到了手中的坯体上,另一只手还不断地转动石膏车的手轮。

  “当时硅元工作室没有空调,心疼陈大师,就把实验室里唯一一台空调拆下来给他装上。”殷书建说。

  而当时负责组织生产的分公司经理任允鹏则是一遍遍地把大师们的设计成果烧制成器。

  心灵雕琢塑,汗水拌泥土,小品皆爱慕,谁知陶工苦。

  历经5个多月马不停蹄的研制,一件具有中国宫廷气派的作品终于诞生了。

  明黄衬底,龙腾云中,这是彼时的龙罐,也是现在的养源盅。

  创新传承

  1999年9月下旬,硅元人带着12个“中华龙”养源盅赶赴北京。就是它了,“中华龙”被一眼相中。在共和国50周年大庆前夕,硅元“中华龙”从全国各大陶瓷产区提供的产品中脱颖而出。

  在此后的三四年间,硅元团队继续打磨,“中华龙”餐具茶具等一件又一件诞生,并陆续进入钓鱼台国宾馆和中南海。

  在紫光阁,“中华龙”蕴含五千年文明深厚积淀。在养源斋,中华龙代表中国宴请世界。在故宫红墙之内,中华龙象征民族尊严不可侵犯。在欧洲、在亚洲,在世界各地,乘着盛世东风,沿着“一带一路”印记,作为文化使者奏响共同发展的乐章……

  一套瓷器,龙腾四海,光耀神州。

  从1999年至今,硅元“中华龙”国宴用瓷已经走过了20年岁月。经典,绝非一日促成。是以陈贻谟大师为代表的第一代硅元研制“中华龙”人精神与智慧的延续与创新。

  2000年,陈贻谟大师把新设计的龙杯设计图送到了殷书建手里,“中华龙”系列龙杯迎来新生。

  2016年11月,第二代“中华龙”系列国宴用瓷升级诞生,既保持了“中华龙”原有的基本面貌,又从材质、器型等方面精益求精,再次担当最高规格国宴用瓷。

  从新中国成立50周年,到70周年,20年来,“中华龙”循着中国精神的基因,不遗余力,传承创新,目睹了祖国的山河巨变,腾飞发展。

  火中涅槃,玉润珠光。名窑国瓷,源远流长。“中华龙”的前世是代代硅元人的匠心传承;今生,将是中国陶瓷复兴、踏浪前行的见证。

责编:大众网·淄博
网友评论
 [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