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
山东

账号登录

点击按钮取消订阅

万众一心、勠力同心的历史画卷——抗美援朝运动在山东

2020-10-24 06:21:45 发布评论:39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

  □赵国卿

  70年前,为了保卫和平、反抗侵略,应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党中央、毛泽东毅然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历史性决策。历经两年零九个月的浴血奋战,我们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与全国一样,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山东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绘就了一幅万众一心、勠力同心的历史画卷。

  一、“英雄赞歌”

  ——抗美援朝战场的“齐鲁儿女”

  面对强大而凶狠的作战对手,身处恶劣而残酷的战场环境,山东子弟兵不畏强敌、不怕牺牲,涌现出许多王成、王芳式的“英雄儿女”,用血肉之躯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他们中有用身体做炮架、以自己的生命打开新兴里战役胜利之路的孔庆三;有为救朝鲜落水儿童而牺牲的国际主义战士史元厚;有冒着生命危险挽救无数伤员生命的“神医”孙凤钜;有敢于空中“拼刺刀”、击毙美军王牌飞行员的蓝天骄子张积慧;有重返部队、攻守兼备的英雄营长曹玉海,有不仅自己击落数架敌机,而且率队空战80多次、击落击伤敌机29架的王海。还有保尔式的英模朱彦夫、侯方仁,黄继光的班长吴书印、奇袭“白虎团”的战斗英雄杨育才等等。抗美援朝战争中,被授予各种荣誉称号的山东籍将士有800多人。其中,获得“一级英雄”称号和“一级模范”称号的有13名。更有许多默默无闻的山东籍战士抛头颅、洒热血,甚至永远长眠在异国他乡。据统计,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齐鲁儿女有2万5千多人。他们的英雄业绩,山东人民将永远铭记。

  志愿军入朝作战初期,由于美军空袭和实行运动作战,运输补给比较困难。根据战争需要,1950年12月17日,山东首批抗美援朝支前大队128人,分成两个队,由济南乘车北上朝鲜。此后,全省成千上万的铁路员工、汽车司机、医务人员和大批农民,纷纷组成运输队、医疗队、担架队,志愿开赴朝鲜前线,担负战地勤务和运输工作。山东铁路员工和汽车司机,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与全国其他支前群众密切配合,与志愿军、朝鲜人民军和朝鲜人民同心协力,将大批军需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到前线,建成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活跃在朝鲜战场上的山东医务人员,在救护伤员、粉碎敌人细菌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山东志愿赴朝的农民,主要是民兵,仅在抗美援朝战争初期,山东就有约10万青壮年随军入朝,担负弹药、物资运输和运送伤员等各种战勤工作。山东赴朝工作人员以高度的自我牺牲精神和机智灵活的战斗作风,圆满完成各项支前任务,有力地保障了前线对物资和人力的需要。

  二、“我的祖国”

  ——抗美援朝支前的“爱国情怀”

  朝鲜战场烽烟滚滚,国内支前轰轰烈烈。按照党中央的部署,山东开展了波澜壮阔的抗美援朝运动,全省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和磅礴力量被极大地激发出来。

  山东抗美援朝运动贯穿抗美援朝战争的始终,主要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50年10月到1951年1月,主要是学习时局,宣传群众,进行思想发动,克服恐美思想,树立抗美援朝必胜的信心。11月5日至6日,山东各群众团体、民主党派分别发表声明,一致拥护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在11月4日发表的联合宣言,决心以坚强的行动,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而奋斗。第二阶段是从1951年2月到3月底,以反对美国重新武装日本为中心,开展了和平签字和慰问志愿军活动。第三阶段是从1951年4月至“五一”节,运动进入高潮,发动全民订立爱国公约。第四阶段是从1951年“五一”节以后直至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主要是落实抗美援朝总会三项号召(订立爱国公约、捐献飞机大炮、优待军烈属),并使爱国主义教育转入经常化。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字,山东抗美援朝运动也随之结束。抗美援朝运动是山东全境解放后第一次大规模的爱国群众运动,具体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一)和平签名运动。和平签名运动实际上是抗美援朝运动的序幕。1950年5月,山东响应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大会的号召,发起和平签名运动。从5月1日起,济南、青岛、烟台、潍坊等城市,首先开展和平签名运动。7月1日至7月7日,举行了和平签名运动宣传周活动。7月20日至8月1日,举行了反对美国侵略朝鲜和台湾运动宣传周活动。参加和平签名运动的群众遍及城市、乡村和各行各业,大家纷纷在签名书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表达反对侵略战争的坚定决心和拥护和平的强烈意愿。济南铁路局机务段一名工人在签名时说:“帝国主义分子究竟有几个?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和人民的力量是这样强大,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就可以阻止战争。”到1950年10月和平签名运动基本结束时,参加人数达到2194万,占全省总人口数的54.9%。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把日本作为其在亚洲进行侵略扩张的基地,加快了单独对日媾和、重新武装日本的步伐。这种做法明显违反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同盟国共同签署的一系列文件。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山东又组织开展了反对美国重新武装日本、争取全面媾和的运动。1951年2月18日,济南市15万人举行集会和示威游行,反对美国单独对日媾和、重新武装日本。3月4日,山东省工农兵劳动模范代表会议代表、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分别发表声明,拥护世界和平理事会要求美、苏、中、英、法五大国缔结和平公约宣言。5月1日,济南市30万人举行反对美国武装日本、保卫世界和平的示威游行。至7月6日,参与人数达到3120万,占全省总人口的75.2%。通过参加和平签名运动,山东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得到进一步提升,为抗美援朝运动的开展作了必要的思想准备。

  (二)参军入伍。志愿军入朝作战以后,国内掀起了参军入伍的热潮,山东也不例外。1950年11月,山东分局发出《关于参军运动的指示》,提出完成7万人的征兵任务,最后有7.1万人应征入伍。1953年1月,全省又征新兵5.26万人,超额5.2%完成计划。全省广大工人、农民、机关干部、青年学生纷纷递交决心书、申请书,踊跃报名参军,重现了解放战争时期父送子、妻送郎、兄弟争相上战场的动人场景。劳动模范段广钧把两个儿子送到了志愿军部队;沂蒙山区的一位宋大娘,把唯一的儿子送到了抗美援朝前线;平原县刘宝中的3个儿子都是民兵,争着报名参加志愿军,为满足儿子的愿望,他一次就把两个儿子送到了朝鲜战场。青年学生、青年工人还积极响应中央军委、政务院的号召,报名参加各种军事干校。1951年1月,全省第一批参加军事干校的1328名青年学生离济入学。同年六七月间,第二批参加军事干校的学生达到2400余人。1950年至1953年,山东共有28万人参军。许多新兵和军事干校学员经过训练后斗志昂扬地奔赴战场,为抗美援朝战争前线提供了充足的兵源支持。

  (三)订立爱国公约。这是人民群众在抗美援朝运动中的创造,主要内容是开展生产竞赛、优待烈军属、反对美日单独媾和等。它通过制订个人奋斗目标,把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与实际行动结合起来,用公约的形式加以巩固和强化。1950年11月,烟台等地开始订立爱国公约,中共中央于1951年2月发出普遍推广订立爱国公约的指示后,山东掀起订立爱国公约的热潮。1951年6月1日抗美援朝总会发出三项号召后,山东又对爱国公约进行了检查、补充、修订或重新订立,将其作为增产节约运动的行动指南。爱国公约是在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础上,由群众充分酝酿、民主讨论后制订出来的,范围比较广泛,既有工厂、车间、班组公约,也有农民、城市居民、工商界的行业公约,甚至家庭都订立了爱国公约。据1951年10月24日的统计,“现在全省工厂、村庄及其他基层单位,订立爱国公约者平均达到80%以上,昌潍、胶州、临沂、泰安、文登、淄博等地区及徐州均达到80%,青岛、烟台两市及惠民、德州地区达90%,少数县如广饶、沾化则达100%。济南市约为75%”,足见当时山东订立爱国公约的普遍程度。

  在订立爱国公约过程中,全省各行各业根据自身生产、工作、学习的特点,与抗美援朝的总任务联系起来,制订了可操作性强、便于落实和检查的具体内容,并以爱国公约为准绳,身体力行。通过普遍订立和认真执行爱国公约,把广大干部群众的爱国热情引导到实际行动上,既调动了他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又推动了各项工作的顺利开展。例如,青岛国棉六厂订立爱国公约后,每日每台车产量超过订立公约前0.45码,次布率占总产量的比率由3.173%下降到1.13%。

  (四)开展全民捐献。在朝鲜战场上,敌我双方武器装备对比悬殊。1951年6月1日,抗美援朝总会发出号召,动员全国人民捐钱捐物购买飞机大炮。6月10日至11日,山东省抗美援朝分会举行扩大会议,讨论并通过贯彻抗美援朝总会“六一”号召,推行爱国公约、捐献飞机大炮和优待军烈属三项爱国行动计划的决议,同时作出全省捐献120架至130架战斗机、组建“山东空军师”的决定。到会代表当场报捐了5架战斗机的现款。其中,爱国民主人士、省政府原副主席苗海南独捐1架。此后,捐献运动迅速形成高潮。在工厂,工人以超额完成任务来进行捐献。陶庄煤矿捐献款物,购买了“陶庄矿2号”飞机1架。在农村,农民以增加农业产量和开展其他副业生产来进行捐献。劳动模范张富贵、于青绶、于松长等人都作出增产捐献的具体计划。其中,张富贵的计划是:提高耕作技术,秋后开粉坊,1951年年底前分期捐献3000斤玉米。广大干部、学生、市民以及工商界、医务界、艺术界等人士,小至学龄儿童,老至古稀老人,都纷纷加入到捐献运动中来,有的捐献出多年的积蓄,有的通过义演进行募捐,有的捐献出金银首饰。青岛妇女石湘荣把母亲留下的金项链和孩子的“长命百岁”金锁也捐献了出来,并说:“保卫祖国的安全,全国人民和我的孩子才能长命百岁!”全省广大干部群众省吃俭用、节衣缩食,在自愿和增产两个原则下,踊跃捐款,超额完成了捐献任务。截至1952年5月31日,共捐款2954亿元(旧人民币),等于购买197架战斗机的款额,占全国捐款总数的5.3%,大大超过预期目标。一架架轰鸣的战机飞往朝鲜战场,每架都载满了捐献者感人至深的故事。

  (五)生产竞赛。在订立爱国公约的同时,全省各个行业、各条战线还开展了生产竞赛运动。在工业战线,工人提出“工厂即战场,机器即炮弹”的口号,全省工业企业有2199个生产小组积极响应东北马恒昌小组的挑战,自觉加班加点,以多生产一匹布、多挖一吨煤的实际行动,竭尽全力保障前线的物资供给。广大职工认真钻研技术,改进工作方法,提高劳动效率和产品质量,不断创造出新纪录。青年女工郝建秀创造了少出皮辊花的全国纪录,皮辊花率最低降至0.056%,7个月平均仅为0.25%,“郝建秀工作法”也由此被推广到全国。时任全国纺织工会主席陈少敏指出:“一定要认真总结推广郝建秀的工作法。如果全国纺织企业都达到郝建秀所在的青岛国棉六厂的水平,一年少出的皮辊花可以多生产三万六千七百三十八件纱;如果全国细纱工人的皮辊花做到和郝建秀一样,一年可多产四万四千四百六十件纱。只要全国纺织企业达到青岛国棉六厂的水平,则超额利润就可以买到六十八架战斗机,用这些飞机就能消灭更多的侵略军。”1952年,山东钢产量达到3619吨,是1949年的34.47倍;原煤产量362万吨,是1949年的2.14倍;发电量3.48亿千瓦小时,是1949年的1.66倍。农业战线开展了爱国丰产运动,农民提出“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粮有粮”的口号,改进耕作技术,多种“爱国粮”“抗美棉”。1952年3月31日,山东的吕鸿宾、李英田与山西的李顺达、河北的耿长锁等全国农业劳动模范,联名向全国农业生产合作社、互助组的农民发出全面增产挑战书。至5月上旬,千余个互助组、合作社纷纷应战,全省连环生产竞赛运动广泛开展。12月,山东有32个单位与个人被农业部授予农业爱国丰产模范称号。1952年,山东粮食产量达到239.8亿斤,比1949年增长37.8%,比新中国成立前最高年份的1936年增长17.63%。此外,山东还积极响应毛泽东关于“增加生产,厉行节约,以支持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号召,广泛深入地开展了增产节约运动。通过生产竞赛和增产节约运动,既提高了全省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又促进了生产的发展,对支援抗美援朝战争和恢复发展国民经济起到了重要作用。

  (六)拥军优属。关怀慰问人民子弟兵是山东在长期革命战争中形成的优良传统,这一优良传统在抗美援朝运动中得到了进一步发扬。山东人民时刻关怀着奋战在前线的志愿军指战员,以各种方式开展了慰问活动,从物质上、精神上支援他们。1951年1月22日至24日,山东省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举行第三次扩大会议,讨论并通过关于开展慰劳军属运动、加强拥军优属工作的决议和开展慰劳志愿军、人民军及救济朝鲜难民运动的决议。抗美援朝期间,抗美援朝总会先后三次组织慰问团赴朝慰问,山东每次都派出代表参加,共计130人,其中有志愿军家属、工农业劳动模范、解放军战斗英雄和民兵英雄、少数民族代表及各民主党派代表等。此外,山东还在城市开展了捐献“千元运动”,在农村开展了捐献“百元运动”。截至1951年5月,捐款就达到98.5345亿元(旧人民币),慰问品12.8万件,慰问袋14.3万个,慰问信11.89万封。抗美援朝期间,全省各界写慰问信24万多封(指山东省抗美援朝分会直接发出数),送慰问袋、慰问品(毛巾、肥皂、牙刷、搪瓷缸、日记本等)27万多件,捐献慰问金19.6亿元(旧人民币),捐出书籍7200多册、粮食39.5万斤、衣物8.9万件。海阳县青年妇女把准备出嫁用的布,有的把给孩子做袄的布,都拿出来做了慰问袋。一封慰问信中写道:“亲爱的同志,你们英勇作战,步步前进,我们的小袋里有针线,在追杀敌人的道路上,好缝缝鞋子,以便追上敌人,消灭敌人。”这些慰问活动使身处异国他乡的志愿军指战员感受到了祖国和人民对他们的关心和热爱,从而鼓舞了士气和斗志。

  为解决广大志愿军指战员的后顾之忧,山东还掀起新的优抚热潮,解决烈军属在生产、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在农村,采取代耕、助耕的方式照顾烈军属,确保他们的土地产量不低于本地的平均产量。例如,莱阳县某村互助组的代耕公约上写道:保证先军属后自己,所有代耕地深刨一遍,谷锄六遍,并保证每亩比上年增产15斤至20斤。各地群众都把烈军属的生产视为自己的分内之事,及时为其耕种,多锄几遍地、多施几车肥,甚至先人后己、匿名代耕的事情也屡见不鲜。在城市,各机关、团体、工厂等单位积极帮助烈军属、复员荣军就职就业;学校招收新生时,优先录取烈军属子弟,优先享受助学金和减免学杂费。到1954年,全省共发放烈军属生活补助粮4790万斤、救济款2900亿元(旧人民币),城市烈军属子弟就业9484人。广大烈军属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积极参加各项政治活动,宣传党的优抚政策,有的还写信给朝鲜前线的亲人,鼓励他们英勇作战、杀敌立功。一位老人给前线的儿子写信说:“咱们已经翻了身、过上了好日子,自从你参军后,村里人都很爱护、尊敬咱们。你要好好在前方打仗,啥时候胜利了,咱们再团圆。”

  (七)爱国卫生。1952年初,美军公然置国际公法于不顾,在朝鲜战场和中国边境海防地区使用细菌武器。山东地处东部沿海,与辽东半岛、朝鲜半岛隔海相望,美军发动细菌战,山东沿海地区特别是港口城市青岛就成了重灾区。1952年3月,美军用飞机把大量带有细菌的物资撒向山东半岛,严重威胁着山东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全省各地纷纷集会游行进行声讨。3月16日,山东分局、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等,联合发表抗议美军发动细菌战的声明。3月17日,山东省总工会、省妇联、省青联、省文联等5个人民团体联合发表声明,抗议美军在青岛市郊投撒细菌。3月中旬,山东省防疫工作委员会成立,统一领导全省人民的反细菌战。3月23日,青岛市18万人举行反细菌战示威游行。以反细菌战为契机,从3月至9月,全省开展了大规模的群众性爱国卫生运动。这次爱国卫生运动主要抓了三个环节:一是进行爱国主义与卫生知识的宣传教育,普遍训练基层卫生骨干;二是搞好环境卫生,消灭疾病传染媒介;三是进行预防注射。截至6月,共发动1626万人参加卫生扫除,清除积存垃圾99万吨,新建、改建厕所8.9万处、水井4800眼;接受“四联疫苗”(即预防肺炎脑膜炎、白喉、百日咳、破伤风的疫苗)注射者383万人,接受鼠疫疫苗注射者242万人。爱国卫生运动的开展,不但粉碎了美军实施细菌战的阴谋,而且减少了各种流行传染病,保障了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

  三、“统筹兼顾”

  ——抗美援朝期间的“合格答卷”

  新中国成立之初,山东面对的是一个生产停滞、商业萧条、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乱摊子。如何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迅速医治战争的创伤,这些都严重考验着全省各级党组织的执政能力。面对人民群众在抗美援朝运动中激发出来的革命热情和生产积极性,山东统筹支前和建设全局,使各方面的工作紧密配合,不但支援了志愿军在战场上的作战,而且交上了一份推动社会改革和国民经济恢复发展的“合格答卷”。

  抗美援朝运动推动了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运动和其他各项民主改革。抗美援朝运动与土地改革运动、镇压反革命运动,被称为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三大运动”。就土地改革运动来说,山东地处国防前线,必须迅速完成土地改革,以便应对抗美援朝战争中可能发生的新情况。因此,抗美援朝运动就成为推动山东土地改革和农业发展的强大动力。1950年10月20日,山东省政府颁布土地改革实施办法,对完成和结束土改以及确权发证工作作出规定。对已经进行过土改的老区,主要是及早确定地权、颁发土地证、恢复发展生产;在恢复区,按照老区的方针和步骤结束土改;尚未处理地权的村庄,在保护过去土改成果的基础上,处理地主富农倒算、霸占和其他非法分散隐瞒的土地,完成土改;尚未实行土改的新区和城市郊区,按照《土地改革法》的规定进行土改。1950年秋,全省土地改革运动全面展开,到1951年9月基本结束,1952年夏完成了最后一批确权发证工作。至此,山东的土地改革取得彻底胜利,有近3000万无地或少地的农民,无偿获得了3436万亩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含新中国成立前)。就镇压反革命运动而言,新中国成立之初,山东境内依旧残存着各种反动社会势力,给社会治安造成了严重危害。朝鲜战争爆发后,他们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反攻大陆”时机已到,气焰非常嚣张,更加肆无忌惮。根据中共中央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山东按照“加紧侦察,积极破案,清理积案,坚决镇压,分别处理”的方针,以及先农村、后城市,先基层、后中层内层的部署,清理混进乡村、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学校、街道组织的反革命分子,并以反动道会门为重点,进行了大规模的取缔斗争。镇压反革命运动的开展,维护了社会治安,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为各项建设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在开展抗美援朝运动的同时,山东还开展了其他各项民主改革。例如,工矿企业废除封建把头制等各种旧的制度,建立起新的生产管理制度,保证了工人民主监督和民主管理权利的发挥;在社会移风易俗方面,开展宣传贯彻《婚姻法》的大规模群众运动,改革旧的婚姻制度,扫除了旧中国屡禁不绝、被视为不治之症的娼毒赌等社会痼疾,社会面貌焕然一新。

  抗美援朝运动推动了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在支援抗美援朝战争的同时,山东紧紧围绕争取财政经济状况根本好转这一中心任务,在“边打、边稳、边建”的方针指导下,坚持“国防第一,稳定市场第二,其他第三”的原则,采取一系列措施,胜利完成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工作。1952年,全省工农业生产总值达到60.9亿元,比1949年增长87.2%,比新中国成立前最高年份的1936年增长40.36%,从根本上改变了由于战争和灾害所带来的生产萧条、经济混乱、生活困难的局面。国民经济的全面恢复和初步发展,为山东有计划的经济建设和全面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打下了基础、创造了条件。

  四、“以史为镜”

  ——抗美援朝运动的“现实启迪”

  历史犹如永恒的坐标,总会给人以启迪和指引。面对武器装备根本不能与之相比的志愿军,美军使用了除原子弹以外所有的现代化武器,但最终还是被推回到战争的起点——三八线。抗美援朝战争留下了许多深刻启示,值得我们回味。仅就山东的抗美援朝运动而言,具有以下四点现实启迪:

  (一)党的领导是山东抗美援朝运动的关键所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我们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制胜法宝,这在抗美援朝运动中同样体现得非常突出。山东党组织把深入发动群众参加抗美援朝运动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将和平时期的经济建设转向战时生产。面对人民群众高涨的情绪,山东党组织注重运用经济政策的调节作用,以经济手段来调动积极性。山东分局提出学生不强求捐献,明确要求从增产中来捐献,从增加额外收入中来捐献,不能因捐献而降低生活水准,而是经过增产增收捐献后还能改善群众生活。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山东人民在生活普遍困难的情况下,仍能超额完成捐献任务,正是因为有各级党组织的正确领导。这些都体现了党的广泛社会动员能力和强大的组织能力。山东抗美援朝运动的现实启迪之一是:没有任何一支政治力量能像中国共产党这样,为了民族复兴、人民幸福,不惜流血牺牲,不懈努力奋斗,团结凝聚亿万群众不断走向胜利。要毫不动摇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增强忧患意识,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以自我革命精神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充分发挥党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作用,不断增强党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号召力,更好凝聚起同心共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磅礴伟力。

  (二)人民群众是山东抗美援朝运动的根本保证。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抗美援朝战争的战场虽然在国外,但后勤是由国内供应,因此必须要有人民群众的支持。毛泽东总结抗美援朝战争时说:“我们的经验是,依靠人民,再加上一个比较正确的领导,就可以用我们的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在山东抗美援朝运动中,无论是和平签名、参军参战、订立爱国公约、捐献飞机大炮,还是举行劳动竞赛、拥军优属、开展爱国卫生运动等,各行各业的人民群众都是“主角”。战争教育了人民,人民支援了战争。例如,在捐献“山东空军师”中,捐献130架战斗机的计划完成后,山东人民继续热捐,最后的捐款数额可购买197架战斗机,数量居全国第四位。山东抗美援朝运动的现实启迪之二是:只要紧紧依靠人民,就没有战胜不了的艰难险阻,就没有成就不了的宏图伟业。要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为民谋利、为民尽责、为民担当,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衡量一切工作得失的根本标准,站稳群众立场,走好群众路线,反映群众诉求,做到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不断朝着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标迈进。

  (三)爱国主义是山东抗美援朝运动的精神动力。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的民族心、民族魂,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精神财富。古往今来,爱国主义精神深深流淌在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是激励中国人民战胜强敌、保家卫国的强大精神力量。相比较近代以后中国人民饱受列强侵略之害、饱经战火蹂躏之苦,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更是让中国人民扬眉吐气,民族自信心、自豪感、凝聚力得到极大提高。山东抗美援朝运动中,相比较以往,“国家”的概念开始逐步深入人心。山东人民认识到抗美援朝不只是道义上的责任,而且和我国全体人民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关系着祖国的安全,关系着民族的根本利益,关系着兄弟国家的生存。正如当时有的群众所说:“以前不知道朝鲜在什么地方,美国人打朝鲜与咱们中国有什么关系。现在才知道朝鲜是咱们的好邻居,邻居失火当然要救。”山东抗美援朝运动的现实启迪之三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当代中国爱国主义的鲜明主题。要把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结合起来,坚持爱国和爱党、爱社会主义相统一,培养爱国之情、砥砺强国之志、实践报国之行,做爱国主义精神最坚定的弘扬者、实践者、传播者。

  (四)宣传教育是山东抗美援朝运动的有效途径。中国出兵与美国军队作战,能打赢吗?中国的经济力量能支持与美国进行一场战争吗?一些干部群众起初对能否打赢这场战争都心存疑虑。因此,抗美援朝运动开展起来后,首先必须广泛深入地进行宣传和思想发动。1950年11月4日,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民主党派联合发表宣言,“誓以全力拥护全国人民的正义要求,拥护全国人民在志愿基础上为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神圣任务而奋斗”。11月10日,山东分局宣传部发出《关于开展抗美援朝运动宣传工作的指示》,对学习和宣传的内容、宣传方法、宣传队伍,以及对党外民主人士、民族资产阶级中爱国人士的宣传教育作出具体部署。由此,抗美援朝宣传教育运动在全省范围内普遍开展起来。为配合思想宣传工作,《大众日报》连续发表《为什么我们对美国侵略朝鲜不能置之不理》《介绍“纸老虎”美帝国主义》《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而奋斗》等文章、社论、群众来信摘登等,对群众性的学习宣传活动进行指导。各地以普遍建立起来的宣传网和宣传员为基础,组成浩浩荡荡的宣传大军,以宣传队、剧团、图书报刊、大会报告、广播、展览、戏剧等各种形式,广泛深入地进行宣传教育,使广大人民群众不论是在工厂车间,还是在田间地头,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户外,都能受到抗美援朝的宣传教育,乡村中有85%以上的群众受到教育,城市中则达95%以上。通过宣传教育,山东广大干部群众认识到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深刻意义,消除了少数人的恐美、崇美、亲美思想,坚定了抗美援朝必胜的信心。山东抗美援朝运动的现实启迪之四是:重视宣传教育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也是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不断取得胜利的一个重要途径。要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坚持守正创新,阐释好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唱响时代主旋律,壮大社会正能量,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抗美援朝战争伟大胜利,是中国人民站起来后屹立于世界东方的宣言书,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重要里程碑,对中国和世界都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意义。硝烟散尽,历史不旧。镜鉴过往,启迪未来。今天,重温山东抗美援朝运动的历史,穿越到那段同仇敌忾的年代,感受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从中汲取丰富的智慧和宝贵的经验,就是要弘扬伟大抗美援朝精神,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铭记伟大胜利,推进伟大事业,勇于担当、攻坚克难,为推动“山东号”巨轮乘风破浪、行稳致远,谱写“走在前列、全面开创”的新篇章,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作者系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院(山东省地方史志研究院)院长】

责编:葛思琦
网友评论
 [退出]